2017年12月1日星期五

蘇賡哲:林語堂的希望

11月15日多倫多明報     
    習近平掌政後大談「中國夢」。1932年,中國東三省淪陷,淞滬戰爭爆發,國軍第四次圍剿蘇區。 在紛亂局面下,上海《東方雜誌》策劃了類似中國夢的「新年的夢想」,徵求各界時賢發表他們對未來中國的願景。由於雜誌「江湖地位」顯赫,應徵者很多,還包括大量名流。我讀過他們的文章,比較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人希望將來沒有中國,沒有國家,人們生活在大同世界。他們的視野和襟懷,應該說比今人遠大得多。既然是夢想,就不必太現實。 
    和遙遠的大同理想相映成趣的是幽默大師林語堂,他不做夢,只是提出一些很「貼地」的希望。他不夢想「中國有第一流政治領袖出現,只希望有一位英國第十流政客生於中國,並希望這位領袖出現時,不會被槍斃」。八十五年過去,被指為英國第十流政客才會被派去香港當總督的彭定康,仍然受不少港人懷念,中國政客即使有從彭定康的位置升到政協副主席,也只留下咒罵而不是懷念。這似乎說明中國沒有十流政客出現,或者有,但都被槍斃了。 
    林語堂不夢想軍閥不殺人頭,「只希望殺頭之後,不要以二十五元代價將頭賣與死者家屬」。他當時不會想到,中國不再殺人頭,改行槍斃之後,政府要向死者之家屬收取子彈費。賣人頭是創子手的外快,收子彈費則入官庫。前者是勒索,後者要加重死者家屬的痛苦。 
    林語堂還說他不夢想政府保護百姓,「只希望不亂拆民宅」。應該說,他是看透民族性的智者,其實他知道連卑微的希望也是奢望。

2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多倫多的路是我大為欣賞的,井井井,像九宮格仔,四通八達。洛杉磯的路像掉在地上的亂繩,又似迷宮,入了不知怎麼走出去。已故國學大師說,「從前有人偶然在地上打了根柱子,從此有人經過都用來綁馬。」有人把路設計得井井有條有人把路設計得污煙瘴氣,但以後人們都跟著這條路去走。不一定是民族性。看父母身教更重要,香港人便是行英國開的路。

窮心未盡 說...

蘇教授境界太低了 !其實不單希望世界沒有中國,因為佛家認為:「有"我"就有苦,何必要 !」如果沒有"我",則一切災難,一切苦,對誰能産生作用 !所以佛家認為無我才是好的。願世界沒有畜生,沒有餓鬼,沒有地獄,沒有我,沒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