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4日星期六

蘇賡哲:日本人的望遠鏡

10月27日多倫多明報     同文在家中招待三位日本友人晚膳,餐後駕車送他們去搭火車。抵達火車站,日本人未落車已連聲「多謝」、「晚安」、「保重」,下了車臨關車門又再說一次。
車門關上後,他們站在車邊鞠躬,只見口中念念有詞,相信仍在重複那些客氣話。同文不敢疾馳而去,慢慢轉了三次彎,回望仍然看到那三位日本人在鞠躬和揮手,毫不在意要趕上火車。 
    這種情況我也屢遇。例如以前日本駐港領事館的伊藤久藏,就是典型多禮的人。同文坐在駕駛席上,不可能同樣回禮,如果送抵火車站,然後步行離開,那就有人身危險,因為要頻頻轉身回望,倘若對方雖然已隔開相當距離,仍在鞠躬和揮手,我也只好稍站再回禮,確實曾險些為此撞上電燈柱。有個諷刺性漫畫印象深刻:兩個日本人在道別後各自背向離去,但走了幾步又停下不迭鞠躬,這樣漸走漸遠,一直回頭鞠躬直到看不到對方,還是不放心,不肯先做失禮的人,於是雙方都掏出個望遠鏡,在視線不能及的距離之外繼續鞠躬。 
    同文說,這類禮數,台灣人也有。她在台中包車,司機每次替她開車門都要鞠躬。她覺得這是日治遺留下來的良風美俗。應該是,因為在我閩南故鄉,沒有這種殷勤禮數。人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道風景是日本人留下來的。相對於日治台灣,英國人在香港社會沒有留下英國紳士氣派,香港人仍是珠江三角洲以直爽為美德的粵人。這是因為日本想將台灣人日本化,英國沒有英化香港人。

12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多年前,西方人出了本書叫「菊花與劍」,認為日本人打不過你時,他出菊花,顯現溫文儒雅,但當他知道你不夠他打,他便出劍。日本人AV行業發達,咸濕聞名,但教育上又守法有禮。個人較欣賞西方人的心口如一。

匿名 說...

支那人始終冇得比。

窮心未盡 說...

蘇教授忘記了了日本沒有原創的文明,看唐宋文明去日本,看明朝文明去南韓。講輩份,講尊卑,講禮儀,香港也「失傳」了,失傳了就變支那國「支那人」。

窮心未盡 說...

有一美國白人親友有一次遊日本,在路上拾得巨額日元,約百元美金,他立即送去警察局,豈知警察說他不應拾起,把錢放回路上,失主自然能找回失物。七十年代在學校(香港)忘記了帶走筆盒文具,數秒間,一回班房已在自己的座位失蹤,從此臨走必「查看」有否遦漏任何東西。

匿名 說...

97之後,每日150隻支那蝗蟲殖民香港,現在已累計過百萬之數,加上大批港豬逃亡外國,香港的人口換血過程,初見成效,社會上的「支那現象」,到處可見,香港人漸成少數民族。

窮心未盡 說...

香港在八十年代已經每天收150尊神龍族來港,八十年代初我曾在駐港美國領事館工作,我當時奇怪領事館來了一班不懂英語的華人清潔工,廿十多歲,香港人不會不懂英語,原來那時已經每天審批150尊神龍族來港。香港人大逃亡所為何事 ?用當時的術語:「不想自己變阿燦。」用今天的術語:「不想自己變支那人。」精神分裂咩 ?不想做支那人,但又留在支那國。」

匿名 說...

「不想做支那人,但又留在支那國。」,這就是典型的離地心態了,所謂食飯唔知米貴,只有是大陸殖民香港,才可以隨意每日塞150隻蝗蟲來港的,美加澳紐的移民局,是行單程証制度嗎?沒有移民審批權嗎?你以為你行入美領事館,話要移民就批你去嗎?唉!以前的oldseafood好命,可以趁香港好景時,撈一筆後,夾著尾巴逃走,現在時勢不同了。

支那寶 說...

由四十至八十年代來港的大陸人,大多不會以為自己對香港有恩,亦不會要求香港「包容」自己,敬業樂業,融入本地。劉夢熊、羅文和林雪等等,都是在香港挨出頭的大陸移民。稱呼大陸人做「阿燦」,只是嘲諷大陸人土氣,沒有見識,與醒目的香港人不同。今日的支那人,本質上與伊斯蘭移民一樣,以恩主自居,不尊重本地人的習慣反而抱怨受「歧視」,鳩佔鵲巢。香港人的缺點最多叫做市儈,貪小便宜,嫌貧愛富,比起支那人謀財害命還要振振有辭,簡直是望塵莫及。

窮心未盡 說...

本來不想再回覆,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所見所聞和你確實不同,在加拿大時問過土生土長的年輕華人,十個十個説自己是 Chinese Canadian ,將來娶的也會選擇 Chinese。在美國問這面的香港年輕移民,你是中國人嗎 (指華裔)? 無人説不是。在香港要港獨,不認自己是 Chinese 的人確實十分憎「中國人」三個字 ,我不想再爭論「華人」不是「中國人」的問題,反正在美國,加拿大我未遇到有不認的個案。我做服務業也未遇過以「恩主」態度自居的大陸「支那人」,而且九成九 99.9非常有禮貌,可能已受這面的西方禮儀同化了的關係。講到憎大陸人,我本來是始祖,1989年在加拿大一見大陸偷渡客就討厭,反而現在已體諒了。大陸人多,所以質素也參差,有當眾挖鼻孔,有把雙腳放在公車(巴士丶地鐵)座位上,有插隊打尖,有隨地吐痰,有衣著不得體的,吊腳西褲,白色襪子,男人帶手袋,非常不雅,但為數不多。我不是在否定你的感受和所見所聞,但以我所知大陸人丶臺灣人當年也受夠香港人的氣,閲讀某臺灣作家的書,他也十分討厭當年香港人自以為了不起的優越感和恩主心態。我全家兄弟姐妹全在香港出生。

匿名 說...

近二十年常常到日本,日本人守時律己,禮貌周到,乾淨衛生,精緻料理,莫講亞洲,就算歐美(尤其北美地區)也是慚愧的。

窮心未盡 說...

學佛的人有一種共識,歐美是人間的「天道」,埃塞俄比亞是人間「餓鬼道」,小時無人教的,但知道英美洋人地位「尊貴」,無論軍事,科技,政治,經濟都是領導世界。日本並非「天」的級數,它永遠不是原創者,頂多只屬精良的 Copy Cat。至於做人守法,有禮,整潔的確是美德。

窮心未盡 說...

1980年代在美國認識一班日本人,因我年紀比他們大一點點,我被他們看作「前輩」,的確很有禮,令人感覺良好,但有一個例外,態度傲慢,相當於香港人看不起阿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