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4日星期五

蘇賡哲: 詐癲與流放

11月9日多倫多明報      
    二次大戰結束,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假日本陸軍省審理二十八名甲級戰犯。今日看來,有兩件事很出人意表。 其一是檢察官龐米塔正在宣讀起訴書時,戰犯之一的大川周明突然站起來,粗暴無禮地對東條英機的額頭狠狠拍了一下,東條英機莫名其妙,苦笑以對。法庭庭長韋伯下令將大川周明押出外面,他掙扎著狂叫:「我要殺死東條英機!」第二天,他被送去進行精神鑑定,結果被認定患有精神病。遠東軍事法庭放棄起訴他。不過,軍事審判一結束,大川周明就康復了,開始過正常人的日子。到仔臨終時,終於說了真迵話:「我是裝瘋的。」 
    二十八名被告中,有七人被判處絞刑。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有來自各國的法官十一人,當然都是該國最負盛譽的法官。但他們對判決產生很大分歧。 
    來自印度的法官巴爾要求將所有被告無罪釋放,他說:「世人需要寬宏大量、互相諒解、慈悲為懷。」法國和澳洲的法官則因為他們的國家已沒有死刑,他們在外國也就主張輕判。最古怪是法庭庭長韋伯,他主張將戰犯流放到遠離陸地的荒島上,讓他們自生自滅。倘若他的主張被接受,說不定後來的日本首相就會因為去荒島探視戰犯而引起國際糾紛。後來的判處死刑,是六比五票通過的。 
    其實將罪犯流放到荒島上,不能升太古怪,英國人是有此做法的。我少年時的朋友廖君,就說他父親被港英政府流放荒島,從未不見生還。因此我比較留意這方面的資料。在四五十年代確有這做法。被流放的人得到的只是一袋切了片的白麵包。

1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左膠法官説:「世人需要寬宏大量、互相諒解、慈悲為懷。」

答:誰對受害者慈悲為懷 ???受害者家破人亡,一生無了痛惜自己的父母/親人,婦女被迫做性奴,斷送了一生幸福,誰對受害者慈悲為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