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7日星期五

蘇賡哲: 權力難中求

11月6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雨傘佔領運動已是三年前的事了,它留下的餘燼是旺角「鳩嗚團」。每晚都有聚會及舉著「我要真普選」直幡的遊行。 無疑參加人數愈來愈少,而且大多是耆老,但能夠在看不到前景的狀況下堅持一千多天,應該說其韌性值得佩服。
    這場運動的爭持焦點在普選的真假。照毛澤東在四十年代的說法,真正的普選不可以限制被選舉權。但他的傳人堅持要在香港一人一票選舉前,先由他們能控制的小圈子推出候選人,才讓選民投票。 
    其實在中國大陸少數偏遠地區,候選人不加限制的普選,在二十多年前已出現了。1989年,山西省民政廳挑選一些縣的村委會作為村直選的試點。那些地方的農民,對選舉的爭取和香港雨傘運動之訴求一模一樣,就是「反對領導提名,群眾舉手,上面定調子,下面畫圈圈,進會場等於走過場,只有黨支部才能提名候選人」。他們要「人人提名,一視同仁,投票決定」的真普選。政府不定調子,不設框框、甚至不提出任何候選人,完全由村民自由提名候選人,通過嚴格的公開程序進行選舉。這就是當地農民的要求,後來得到實現,在實施中並沒有發生什麼問題。 
    試想,在中國偏遠落後的農村,人們一知道可以有民主選舉,最先想到的就是人人平等的被選舉權。作為國際知名大都會的香港,和這幾個農村的距離有多大?中共卻硬要港人接受連那些農民都不肯接受的假普選,此中難度自是不問可知。控制一切的權力,真要向難中求?

8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逆反心理,你越想要,他越不給。

窮心未盡 說...

在網上和一位六十後同輩討論香港民主運動, 他是基督徒但意見和蘇教授不同,他引用韓非子「説難」:

「香港人想有更多民主,以對抗手法表達,反而觸犯逆鱗,"觸犯逆鱗"意思就是觸怒在上位者,如果我們希望上位者聽到民主的聲音,也要用合宜的方法才能,"港獨"正正是「觸犯逆鱗」,正正是習主席所討厭,試問怎可能讓中央下放權力?香港前港督已清楚表達,港獨不可行,只會削弱民主支持,令民主之路更難行。香港要成功追求民主,除了要有一些好像司徒華,受人敬重,大公無私的領袖外,更需要懂得與中方溝通,表達香港人需要的政客。只可惜香港只有擦鞋的政棍,只懂利益,沒有向中央表達港人的需要。」

説話有點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味道,但有其道理,光緒王聽從梁晵超,譚嗣同及康有為之意見改革,可惜權力在慈禧太后,趙紫陽有全面開放改革的勢頭,可惜權力在鄧小平,光緒皇和趙紫陽若古惑些,先裝瘋扮傻,隱藏心意,等「權力在手」才待時而動⋯。

窮心未盡 說...

補充某基督徒網友的看法/思路:

「五區公投,佔中運動,百萬遊行不會有任何作用,假若領導人立即腳軟,下放權力給香港自治普選,中共政府便威信盡失,改革開放的政治利益功勞便盡歸"抗爭義士",中共政府沒有任何利益可言,所以你越抗爭,他越不能給,他寧願由政府自己"大慈大悲"進行改革開放,絕不能將功勞歸功"抗爭義士"。」

窮心未盡 說...

今天的時勢,不見香港年青人欣賞「小寶神功」,卡內基處世學和小寶神功是處世聖經,小寶神功曾被喻為香港精神。虎豹豺狼不咬你吃你,不要惹牠,能保性命,算嬴了一仗。

匿名 說...

樓上的鄉願不敢苟同。

只同意一點,雨傘運動 是最後一個 和平的爭取民主方法。他的失敗代表 以文的方式來爭取已經完全失效。過去3年的平復期其實不是好現象。暗湧在流動。

窮心未盡 說...

我沒有稱呼你是新大陸燦,請勿侮辱人是鄉下佬。香港警察支持雨傘運動?支持港獨?就算全港警察支持港獨,香港警力能對抗駐港解放軍?共產黨只會更收緊你的自治,不會給你更多民主,客氣用完,難保不㑹出坦克車。共產黨和你有親?

匿名 說...

毛澤東的革命沖撞了國民政府(和法律),孫中山的革命衝撞了大清政府(和律例)。

窮心未盡 說...

「毛澤東的革命沖撞了國民政府(和法律),孫中山的革命衝撞了大清政府(和律例)。」

答:不是不「抗爭」,而是不要「白送死」,例如光緒皇接受了梁啓超,康有為及譚嗣同的意見進行改革,但他們忘記背後有個掌實權的慈禧太后,古惑些應先隱藏心意,待光緒皇掌實權後才待機而動。六四民運的學生,也犯了同一錯誤,觸怒了鄧小平,令趙紫陽步光緒皇的後麈被軟禁。除非你請到外星人的高科技武器,一舉推翻中共政權,但我不認為這些「港獨」「本土」的年輕人是個「好的領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