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7日星期六

蘇賡哲: 人才懸殊的原因

8月29日多倫多明報      
    去年,中國的GDP緊躡在美國之後,行將成為世界冠軍,但因人口佔全球總人口的18.8%,平均下來,人均GDP只是世界第76名。
這是經濟意義上的統計,做起來比較清晰易見。有一項比較沒有那麼精確的統計數字,就難做一些。但也不難會意。這就是中國人和猶太人成就的比較。中國人我們熟悉,可以不贅,單看猶太人的成就,便只有慚愧兩字可表。不過這也許是個人的感覺,十多億人可能另有他們自得其樂的境界。 
    猶太人的人口,只佔全球總人口0.2%,但世界級的思想家、科學家、藝術家不勝其數。像達爾文、愛因斯坦、馬克思、莫札特、畢加索等。毛澤東可以說是對世界影響最大的中國人,但他只是「山寨」壞了的馬克思學生。上一世紀的諾貝爾獎得主,猶太人幾佔四分一;全美文學、戲劇、音樂界一流劁作者,有六成是猶太人;《福布斯》富豪榜前40名中,猶太佔了18人。如果猶太人的總人口和中國人對掉,世界的格局肯定很難想像。 
    然則中猶兩個民族的人才何以如此懸殊? 很多人將猶太人的成就歸因於他們注重兒女的教育。但顯然這不是有力的解釋,因為中國人何嘗沒有同樣的注重。即使整體上有所不及,只要總人口中有一小撮及得上,已可以和猶太人並駕齊驅。所以,應該另尋原因。個人認為,可能是宗教信仰產生了這種懸殊。中國人的宗教,主要是求神賜福的宗教,和猶太教信仰的精神相差很遠。

9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印度有鑽石,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美國有黃金,法住法位,各司其職,萬法唯心造,觀其果則知其因,境由心造,相由心生,成功者有其信力,願力,觀行力,專心則事成,多心則一事無成。日本,以色列,勝在簡單, 「精良」,重質不重量,不是靠人多。

匿名 說...

Mozart was not Jewish, one of his collaborators Lorenzo da Ponte was.

匿名 說...

中國人的宗教不是求神賜福的,求神賜福的是「民間信仰」,那和正統宗教無關。正統信仰主要有,學做聖人的「儒家」,非有非空,人無我,法無我的「佛家」,清淨無為的「道家」,畫符念咒,捉邪乾鬼的「道教」,形神俱妙,拔宅飛昇的「性命玄功」,俗稱「仙學」,「內丹」。反而基督教較入世,求取世間福報。

匿名 說...


假如蘇教授有十子,我有一子,誰較容易付出質量把子女教育成才?當然僧多粥少,較難把十子教育成才。而栽培一個,則相對簡單,精良,容易把子女教育成才,中國人量多但質素差,而日本人,英國人,猶太人量少,但質素佳。

匿名 說...

蝗多力賤 , 逆向淘汰 , 劣驅逐良 , 就係咁簡單。

匿名 說...

小班教學的比喻,小時候香港讀書,一班一個老師教55個學生很平常,如果換作小班教學應一個老師教25個學生。你認為兩種班制,那種較有質素?

匿名 說...



滿座餐廳的比喻,有無試過餐廳顧客眾多時,服務質素會變差?菜色水準會失色?

匿名 說...



陶傑說:「依人口比例,英國的奧運金牌,每一百萬人,即有人得一枚金牌,其實遠勝中國14億人的金牌數量」,說法跟蘇博士互相呼應。

匿名 說...

六合彩的比喻:越多人中獎,則獎金越少。越少人中獎,則獎金越多。是故人口越多則質素越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