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4日星期一

蘇賡哲:追究二二八元凶

3月9日多倫多明報      
    台灣二二八事件已過了69年,今年的紀念日特別有意義的是,站在受害人一方的民進黨人在民主選舉中得勝而行將全面執政。 因此,民間不免有進一步平反事件的呼聲。「台灣教育轉型正義聯盟」就到二二八紀念館前高呼口號,有大學教授、中學教師、反黑箱課綱學生到場聲援,要求教科書應該列入二二八事件元凶,落實教育轉型正義。 
    現在的教科書有二二八事件,輔仁大學的侯宗穎說教科書給他的感覺是官逼民反,但當我進入大學以後,我接觸了更多史料更多研究,我才發現二二八不是官逼民反而是屠殺。」 
    其實他說得不夠透徹。一位多倫多朋友對台灣人冷嘲熱諷說:既然國民黨屠殺你們,你們還要投票給國民黨,這不是拿來賤嗎? 
    台灣從威權統治發展到民主時代,國民黨能長期執政,當然是很多台灣人投票給他們之故,因此這位朋友的嘲諷並非完全沒有道理。不過,我們必須知道,屠殺不止於二二八,而是事件平定後,國民黨政府長期的白色恐怖血腥鎮壓。他們將台灣籍的精英包括醫生、教師、律師、議員、作家、記者大量「清鄉」掉。不一定是參與動亂,甚至沒有公開表過態,只要有民望,就會突然失蹤。以致一位老作家說:能夠存活下來的都只是二流人才。二流人才,雌伏數十年自不足怪。 
    台北的二二八紀念碑是有元凶名字的,其中有蔣中正、劉雨卿、柯遠芬、彭孟緝、張慕陶。顯然今日民眾已不滿足於列出名字,相信追究具體罪責終會提上日程。

8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個人建議交由國際軍事法庭給以公正裁決,德國納粹黨,日本皇軍都受到國際軍事法庭的審判,但奇怪國民政府及蔣介石從未受到國際軍事法庭的起訴及傳票。個人相信因為事件具相當爭議性有關,發生事件當時是正值戰爭狀態,共產黨隨時攻陷臺灣,所謂非常時候,用非常方法,國民政府不知誰是神,誰是鬼,何況當其時,很多臺灣人都認為自己是日本人,效忠於日本皇軍,日本皇軍和抗日的國民政府軍互相看不順眼,可以想像。試將事件代入第二次世界大戰,德軍可能隨時攻陷英國倫敦,那正是戰爭時期,不是太平盛世,國民政府,英國政府在非常時期,只能用非常方法迅速解決「內部」衝突。事件性質不同美國,加拿大白人屠殺印第安原住民,世事是不單純的,有其複雜的因果關係,就算眼見的也不一定是事實。

匿名 說...

二二八元凶 是 共產主義的出現 。

滾雷 說...

對啦 !對啦 !依日本右翼的講法 ,南京事件是共產黨和中國徒匪幹的 !皇軍進城是為了保護日本僑胞!這些皇軍為保護僑胞而不得不進出中國的藉口,通通都寫在日文wiki裡,而且還有右翼文獻作考據,如果有人當它是真的!那台灣人當然相信國民黨沒有錯的鬼話 !

滾雷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龍象般若 說...

世間邏輯,甲真而非甲是假,甲假而非甲是真,

佛家邏輯,甲真而非甲亦真,甲假而非甲亦假。

滾雷 說...

神棍的邏輯 ,只要是中國人殺人的,通通都是誤會、不得已 ;但是如果中國人被殺,那鐵定是不可饒恕,誅9族以示懲戒 !

日本右翼邏輯,南京事件不存在,進出中國是為了保護僑胞;但美國要為原爆道歉;中國要為「通州事件」道歉!

結論,其實倭人與支那人本性皆然也 !難怪一個被美帝管;一個向普丁磕頭,真賤 !

龍象般若 說...

中國共產黨其實救了日本,也救了臺灣的日本皇民,因為人們把憎恨日本的心態都轉移到憎恨中國去了。我的父母那輩人,很憎恨日本人,因為他們經歷過被日本侵華十多年的苦日子,三光政策,殺光,燒光,搶光,韓國也像臺灣曾被日本侵佔,但韓國人並不戀日,他們憎恨日本人,並很驚訝臺灣的戀日情結。看韓國劇集,發現韓國和臺灣的歷史很相似,韓國當年未有真普選時,南韓政府和國民黨很相似,冤假錯案,殺錯良民,軍法統治,備戰戒嚴,抵抗共產黨,但分別在臺灣人有戀日情結,並憎恨中華民國。1980年代,在美國認識一些韓國同學,他們很驚訝臺灣人不憎恨日本,甚至有戀日心態。事實確是詭異,臺灣人很多人認為自己是日本人,第二次世界大戰,擁躍參軍打中國及東南亞,認同侵略者,打自己的根,的確是有歪倫常,世界奇聞。美國華裔土子,被白人收養的中國兒童長大後都喜歡到中國「尋根」,但臺灣明末的移民後代,卻助日軍「滅根」。「想像的共同體」原來出自認知的錯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龍象般若 說...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投降,並將臺灣主權交還於中華民國政府,則事實已證明中華民國擁有臺灣的主權,但臺灣綠營的前身,他們有不同的見解,第二次世界大戰既然他們認為自己是日本人,擁躍參軍打中國,那麼228事件的發生則不奇怪了,所謂【只准臺灣皇民侵華,不准國民政府衛家】。香港旺角事件為例,人們不知軍警可以合法使用武力,你和警察推撞, 爭執,動武,挑戰警察的權力,在西方民主國家早被軍警擊斃,而且很難控告警察,歐洲被恐襲為例,國家正常的法律停止,准許軍警運用特別安全法, 所以臺灣 ,南韓當年的軍法統治,戒嚴,白色恐怖,都有其「戰爭狀態」的合理性,綠營人無視這點,一味視為國民政府的暴政,迫害,國民政府百口莫辯,總在捱打狀態,政治光環,民心所向,功德利益皆盡歸綠營。國民政府當年抗日,反共,實枉作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