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3月29日星期二

蘇賡哲:莫辜負記憶力

3月2日多倫多明報      
    經常在日常生活中,碰到一些記性好得出奇的人,可是他們做的工作完全不需要記憶力。 有此天賦而未能好好發揮,無疑很可惋惜。其實所謂考試制度,很多時候只是今日溫習過的功課,明日還記得住,在試場用筆寫出來。愈是填鴨式教育愈是這樣。成績好不好,決定於記憶力好不好。 
    向來,人們認為錢鍾書學貫中西,所著《管錐篇》,徵引了四千多名作家的上萬種著作;《談藝錄》篇幅較小,但徵引的中西文學資料也有千多種。因此,尊他為現代大學問家的讀者,自然覺得他記性驚人。不過,他的太太楊絳揭穿了這個神話。楊絳說,錢鍾書著書不依頼記性,而是靠做筆記。他在治學問的五十多年間,總共做了七萬多頁筆記,即每天將近四頁。四頁似乎不是大數目,卻是讀過大量文字然後撮提出來的精華,他的讀書量,應該不少於香港教育局長吳克儉。但吳局長顯然記性一般,又未聞有做筆記習慣(如果有,他一定引以驕人),所以不會有令人拜服的著作。 
   鍾書做筆記可以說是死功夫,另一位學術泰斗陳寅恪就確實有攝影機式記憶力。他晚年失明,著作時只能口述,靠助教黃萱作筆錄。他記得以前讀過的書所有內容,叫黃萱打開書本第幾頁第幾行照抄引。這種記憶力已接近電腦的搜尋功能。當然,資料是死的,融𣿬貫通而生出個人獨特創新見解,才是陳寅恪功力所在。這種功能,再厲害的電腦也做不到。

2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以前香港人讀書成績好不好主要靠「記憶力」,即填鴨式教育,美國人讀書不能單靠「記憶力」,而是考你個人的領悟,獨創的思維,潛能的啟發,德智的全面運用。35,36年前電腦未有今天的發達,因為我讀書十分無記性,讀一科已不易,何況香港中學會考要考七,八科,我曾幻想不用讀書,只要把課本直接輸入我的腦,那麼考試便過關了!原來這個方法,佛家叫萬法唯心,把課本放枕頭底,第二天揭一揭課本就明了。風水上,讀書和文昌星有關,營養學上記憶和維他命B集,特別B12,葉酸有關,深海魚油,奧米加3,DHA也有幫助,瑜伽用定期「禁食」可增強記憶,密宗以虛空藏菩薩真言增強記憶,以文殊菩薩真言增進智慧,西方記憶術有聯想法,宮殿記憶法等等。

匿名 說...

所謂讀書無記性, 普遍情況是次數讀得少, 未足以在腦海留下長期記憶, 解決方法自然是勤力一些, 讀多幾次, 自然工多藝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