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8日星期一

蘇賡哲:「秒殺」的危機

12月11日多倫多明報      
    某媒體聲稱:「現在習近平致力肅清江澤民黨羽,梁振英勢被『秒殺』。」這是有點一廂情願的看法。 即使習近平以江澤民黨羽為肅清目標,也只說明這是極權體制中以派系為識別的權力鬥爭,而不是習近平要開啟民主自由的新時代,那又有甚麼值得高興?就算梁振英真被「秒殺」了,換上台的無非又是另一個二號的梁振英,甚至比梁振英一號更差。何況梁振英未必就是所謂江澤民的人。
    有些評論人喜歡將梁振英不得民心的事,說成江澤民主使,目的在為習近平出難題。這當然說不通。果真要為習近平出難題,反佔領行動時就出橡膠子彈了。人大常委推出香港假普選方案,領銜人是張德江,但如此重大決策,必定由習近平拍板。習近平日理萬機,假普選不可能在萬機之外。堅持假普選不退縮,當然也在萬機之中。
    然則梁振英是否穩坐釣魚船,沒有被習近平「秒殺」的危機?宦海風浪惡,沒有誰能保證永遠被極權在握的主子錄用,而且如果「秒殺」,也不一定是因為失去信任。董建華當年被「秒殺」,絕非他不聽話,更不是「反跡已露」失去信任,而是「自已人也反對他」。反對他的自己人,自必須有相當份量,說的話才令主子聽得入耳。董建華來自商界,商界也反他,所以下台。今日反梁振英的自己人,是基層土共,土共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家奴,北京從不認為值得重視,土共反梁振英不足以動他一條頭髮。梁振英未有秒殺危機,因為有錢人和權勢階層尚未反對他。

1 則留言:

VAJRA 說...

共業難轉,在劫難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