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5日星期三

蘇賡哲: 敬共的大師

10月20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大學校委會否決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如果不是見義勇為的馮敬恩同學揭示了內情,公眾就只能接受校委會的否決是為了「長遠利益」,而不知道委員否決的理由「千奇百怪,荒誕無稽」。  
    其實,建制派人士圍攻溤敬恩,同樣出現很多怪誕言論。他們很多都是「打工至上主義者」,似乎人生最要緊是曾蔭權所說的「打好這份工」,所以他們齊聲咒詛將來沒有老板肯僱用洩密的溤敬恩。他們不想想,如果港大學生會有必須保密的會議,馮敬恩會洩密嗎?當然不會,他只會洩奸慝者之密。香港當然有很多深明此理的僱主。 
    一位哲學大師在參加圍攻學生輩的馮敬恩,受到反圍攻時居然說:他「已在多個場合表示過n次,我僅僅精於哲道,希望其它方面可以不負文責」。這真不知道是哪一種「哲道」、哪一種「語理邏輯」?即使一位不懂甚麼邏輯的人,也很容易跟著大師的思路說:「我已在多個場合表示過n次,我甚麼也不精通,所以希望任何方面可以不負文責」。在文責的法庭上,法官會接受這辯解嗎? 
    哲學大師因為站到建制派立場上去,被人譏其親共,他自辯說;「我不親共,但頗敬共」。敬共原因,無非共產黨令國家在近代以來「最興盛」。這是共產黨領導人在他們的「哲道」破了產後,拿來迷惑憤青,自己卻紛紛以美國為退路的招數,想不到哲學大師同樣中招。對中共來說,真乃意外之喜。大師中招之後,猶抱琵琶半遮臉說自己是敬而遠之,但看在旁人眼內,實是敬而媚之。

3 則留言:

匿名 說...

最討厭這類媚共和所謂“敬共”的大師,以前在中國大陸還有一個臭名的郭沫若。

cheung geng ho 說...

如果唐君毅泉下有知,得悉當初最為器重的弟子「敬共」,會有何感想?

匿名 說...

語理邏輯 , 嚴格不算是哲學 , 讀這一科的人 , 容易誤入歧途 , 語言概念的分析 , 變成語言偽術 , 「我不親共,但頗敬共」之類。很多淪為左膠 , 最後被揭發是極權共匪的同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