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1月19日星期四

蘇賡哲: 他們不再沉默

10月6日多倫多明報      
    好朋友論證「有這樣的人民,才有這樣的政府」。他引述兩句哲言,意思相近:「毀滅世界的,不是作惡多端的人,而是冷眼旁觀,默不吭聲的人」;「壞人能夠為惡,是因為好人袖手旁觀」。 
    這類哲言為數甚多,但似乎作用不大。選擇沉默的人不會因此嗆聲。好朋友因此說,「中國國內的民運志士李旺陽慘死,維權律師被迫害,站出來抗議的同胞卻如鳯毛麟角。中共膽敢橫行無忌、倒行逆施,是否正因為國人袖手旁觀佔大多數,這豈不應驗了『有怎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政府』?」 
    我看,在1989年民運及之前,這確實是中國的國情,但在民運消沉後,情況更惡化了。冷眼旁觀,默不吭聲,袖手旁觀,可能是對當局敢怒而不敢言,或者不肯言,但時至今日,這種人不多了。我接觸過的中國大陸人,不再是沉默者,而是政府政策的辯護士,他們不會選擇沉默,而是對任何異見者張牙舞爪,唁唁而吠。他們醜詆李旺陽和維權律師,歌頌權勢者的偉、光、正,而且自覺是見義勇為說良心話,連五毛錢網絡津貼都不要。 
    而且,這種情況已蔓延到香港。最顯著例證是佔領行動期間,周融之流反起反佔領的簽名,號稱有破紀錄的一百八十多萬人簽名支持,其中當然有大量失實水份,但我在港親眼目睹隔籬鄰舍扶老擕幼前往簽名,連居所物業管理員亦在簽名後興奮地動員我也去簽名。他們不 再做沉默者,而是當上權勢者的喉舌及號角。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大蝗民族形成了 , 好大機會走上希特拉的軍國主義道路 , 怪不得亞洲各國都覺得中國是安全的最大威脅。

cheung geng ho 說...

做中國人難,做有良知的中國人更難。特立獨行在中國從來都是危險的,易招來殺身之禍。少時移民到加拿大的華裔世界小姐林耶凡批評中國人權差劣,尚且遭到中共威脅,更何況一眾維權人士?話說頭來,移民外國的華僑中,支持、擁戴中共政權的大有其人,他們對異見人士口誅筆伐,為所謂復興中華民族的「中國夢」自豪,卻忘記自己早已身在異邦。漢朝李陵投降匈奴,有「陵雖辜恩,漢亦負德」之言,拒絕与蘇武回父母之邦。我想,李陵活在今天,對「愛國華僑」恐怕更是一面鄙視和輕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