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1日星期四

蘇賡哲:生計艱難記事

6月2日多倫多明報     
    加拿大是高福利國家,但在鬧市快餐店,仍然會碰上一些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在吃枱面上食客留下來的餕餘。據知多來自醉鄉,拿到救濟金先換酒喝了再說。
    香港亦有綜援機制,然而不少一窮二白的港人以拿綜援為恥,因而發生耆老寧可偽造假年齡証件當保安也不拿綜援,卒之鎯鐺入獄的悲劇。至於街頭很多高齡婆婆不避風雨拾紙皮以糊口,同樣是不肯拿綜援的觀念所致。我的孩子在連鎖快餐店吃海南雞飯,搭枱的是位樣貌端莊的中年女士,她的食物只有一碗白飯,這家餐廳的白飯是免費給客人的。吾兒心軟,趁她離座去拿水喝,悄悄藏了兩三塊雞肉在她的白飯下面。她當然發覺,但沒有表示,只是埋頭吃飯,直到吾兒站起身要走了,她才抬頭輕聲說:「你是個好人,謝謝。」吾兒推門時回顧,看到她在吮他吃過的雞骨。
    一位女同文也說,她在餐廳喝下午茶,搭枱的食客吃多士,留下麵包皮,一離開就有大漢坐下來把那麵包皮吃掉。不過更令人心酸的是一張照片,推銷員跪在地上,求路人幫襯他公司的網絡。雖然公司方面解釋他只是在撿拾東西,但更多人說這樣的跪求屢見不鮮。年輕人不顧尊嚴屈膝,顯示謀生艱難。我在旺角街頭,看到同一個行業的推銷員拿著個文件夾追逐行人找生意,一天下來見盡不少白眼,有時更招來惡罵。以前,我覺得年輕人飽嚐被拒絕的滋味,作為人生歷練是好事,但多年後重逢,仍是這班人,可知向上流動機會不多。

1 則留言:

賤物鬥窮人 說...

發生在多倫多還是在香港?在多倫多我也見過流浪者吃客人吃剩的食物,他們通常精神有問題。現今世代搵食艱難,特別很多工只請學生或女人,如果過了四,五十歲,便無人請你,記得二十多年前在多倫多很容易受聘,例如快餐店,鬼佬商場清潔工,工廠,超市,咖啡店等等,現今世代尋找工作難,做生意也難,夕陽行業如沖印相片,書店,影碟店,通通相繼結業,中英文的書店買少見少,美國羅省的黃金屋又快倒閉。財神福星呀,垂憐眾生苦,祈求賜財福,生活得富足,財發如雨注,有早知無乞兒,大富貴無閉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