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0日星期四

蘇賡哲:白先勇非二流作家

4月21日多倫多明報     
    何滿子是中國老資格的文學評論家,以捧魯迅知名。他有一次偶然翻一本暢銷書,發現作者在談論中國人缺乏悲劇美的氣質,只有少數「偉大的例外」。這些例外包括屈原、杜甫、曹雪芹、魯迅。 列舉至此,何滿子是滿意的,可是再讀下去,居然冒出一個白先勇,他立即火冒三丈說,這豈不是「把魯迅一下子拉下來,與頂多只能算個二流作家的白先勇平起平坐,伯仲之間了。」他的結論是:「怪事年年有,如今特別多」。 
    魯迅確實有悲劇美的氣質,但白先勇筆下所流露出來的這種氣質,並不下於魯迅。他的名篇如《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永遠的尹雪艷》、《遊園驚夢》、《花橋榮記》等,是山河破碎後,吟唱朝代興亡的系列性輓歌。它們的悲劇美不輸魯迅,甚至可以上比杜甫的《江南逢李龜年》、《春望》等詩歌。無論如何,將白先勇貶低為「只算個二流作家」是大欠公允的。白先勇在大陸以外華人地區,有大量忠實支持者。我聽過不少人說,白先勇並不比高行健和莫言差,又說他拿不到諾貝爾文學獎可能是名作都是短篇小說。 
    文學評論人以一個作家作為研究對象,不必將這作家視為崇拜的偶像。何滿子顯然把自己當作魯迅的崇拜者,這會影響評論的客觀性。以前我寫《郁達夫研究》,很多朋友以為我是達夫的粉絲,其實我殊不欣賞他的文字,亦不認為他有高超的文學成就,只是覺得對這樣一個人有研究的興趣而已,尤其從他身上可以看到左翼文壇的黑暗。

10 則留言:

匿名 說...

一個是害人之人、一個是受害之人。將魯迅與曹雪芹相提并論,是侮辱了曹雪芹。

匿名 說...

鲁迅是个文学家。当然和部队出身的阿兵哥不能比的。哈哈。

匿名 說...

鲁迅似乎是国民党的头牌文妓。

匿名 說...

鲁迅是共產主義的頭牌文妓。他好彩,早死。

匿名 說...

屈原所在的歷史時空 , 有中國的觀念嗎 ? 這些批評家回到屈原的時代 , 對屈原說 , 你是中國人 , 你寫的文很好 , 屈原會莫名其妙的

而且杜甫是唐朝人
而且曹雪芹是清朝人
只有一個魯迅 , 算是中國人

龍象般若 說...

對對方產生興趣才有閱讀的樂趣:於一毫端現十方剎,坐微塵裡轉大法輪,釋迦牟尼大雄傳,禪宗菩提達摩傳,禪宗六祖壇經,紅密教主蓮花生大士傳,藏密白教密勒日巴傳,丹經道書:呂祖全書,張三丰全集,祖師的傳記像珍貴的法本,蘊藏前人修行的經驗,一書在手,智珠在握,至於什麼梁啟超,康有為,譚嗣同,曹雪芹,郁達夫,魯賓遜,魯迅,白先勇,屈原,個人提不起研究的興趣,人生苦短,無常迅速,不如坐低食隻粽,飲杯茶,大吃冰淇淋,發發白日夢,小睡片刻。

匿名 說...

人生苦短,飲杯茶,食個包,眼睛大吃冰淇淋最重要,佛祖也會原諒你的,唔會迫你長對紅魚青磬

匿名 說...

鲁迅应该算是自由战士,只不过住在租界,不在华界。

匿名 說...

鲁迅是個自以為是的渾人。

匿名 說...

"中國"一詞對於很多人來說,衹是個地理名稱。若用為國家稱號,真應要標明時期及朝代,以免產生錯誤投射。就如"鬼佬"一詞,已包含了不同人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