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2日星期三

蘇賡哲:不受歡迎的名詞

4月13日多倫多明報     
    今年是中國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台灣沒有高調紀念活動。龍應台向才子解釋,這是因為在台灣任何提到國民政府領導抗戰的史實,都是「政治不正確」,「會被視為竪立中國的形象權威,而中國一詞在台灣,特別是年輕的下一代心中,不受歡迎。 政府不是忘記了歷史,而是怕民進黨興風作浪,挑動族群仇恨。」 
    這使我想起曾鈺成被問及他是不是中共黨員時,他不承認也不否認只答:「共產黨在香港形象不好」。這和台灣國民黨不敢提領導抗戰一樣,都是政客的功利思維。國民黨何其可憐,明明是他們領導抗戰 ,在中國大陸被共產黨搶去了光環,在自己執政的台灣也變成政治不正確了。
    何以特別在年輕的下一代心中更不受歡迎,這只要看看香港戀英的年輕人就會明白。由於台灣資訊和史料逐漸公開和容易取得,年輕一代台灣人覺得,日治時期的台灣,不是國共兩黨宣傳的那麼恐怖。他們的父祖也走出政治高壓,告訴他們日治時期生活真相,包括戰爭後期日本在台灣徵兵,名額一千而應徵的台灣子弟數十萬,這種史實令他們覺得日本在台灣是得民心的。
    正如香港年輕人不會感激中共收回香港「雪國恥」,甚至以當年主張「民主回歸」的香港民主派為「賣港賊」,中國一詞,在他們心目中同樣不受歡迎,經常被改稱「支共國」、「地獄鬼國」,再客氣也被稱為「鄰國」,這同樣是覺得外人統治比同胞好的思想。國共兩黨在港台落入今日這般田地,真可以說是民族的悲哀。

7 則留言:

匿名 說...

洗腦教育, 遍地愚民, 盲從權勢, 民族怎不悲哀.

龍象般若 說...

英治時期,根據個人觀察,香港人和海外華人對中華民國印象很好,1970年代至於1980年代不少香港人移居臺灣,我認識的人去讀醫科及順便移民,1980年我第一次去美國,參觀中華會館,天下為公等中華民國的僑領景點,頗有親切感。1981年第一次去臺灣,反而不及在美國遇到中華民國景點的親切。1982年第一次去大陸,我一點也感受不到大陸人是自己人,也聯想不到他們是中國人。

龍象般若 說...

﹝戰爭後期日本在台灣徵兵,名額一千而應徵的台灣子弟數十萬,這種史實令他們覺得日本在台灣是得民心的。﹞

其中有微妙的心理因素,個人的看法比較獨特,人有人緣,物有物緣,前生曾結緣,今生較投緣,人是很奇怪的,我們會有「強者認同」的微妙心理,寧願看起強勢的壞人,絕不看起弱勢的好人,日本人對外人出名殘忍,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的罪行無容置疑,但他的文化有其可愛的吸引力,1970年代起香港人頗喜歡日劇,二人世界,佳偶天成,柔道龍虎榜,柔道小金剛,青春火花,排球女將,劇集不能盡錄,頗受香港人歡迎。中華民國,國民黨絕無這種令人愛上他,得人緣的吸引感召力!再舉一例,香港轟動一時的溶屍案,一個傳教的義工女基督徒竟愛上兇手,在法庭上跪地替兇手作人格保證:「我是基督徒,我可證明他是個好人。」轟動一時,更妙是,之後更嫁了給他。西方有愛神邱比特,其實日本密宗有「愛染明王」,而西藏藏密有古魯古列佛母,日本密宗高野山的法力是聞名於世的。

龍象般若 說...

青春火花
https://m.youtube.com/watch?v=T18vWIFVQJ4

匿名 說...

中國人=蝗蟲=四處屙屎屙尿=搶了香港人的學位奶粉公屋就業機會.......簡直是極度厭惡性的名詞

龍象般若 說...

1989年移民了去多倫多,認識很多大陸偷渡客,男盜女娼,佔用加拿大福利,騙取加拿大居留,言行令人討厭,總之好人有限,那時已很討厭大陸人,是故我比今天的香港人更早認識蝗蟲的討厭,但在加拿大很敏感,可以屬歧視和仇恨罪,個人信佛,更應平等看待別人,是故不能說自己沒有內疚感。

龍象般若 說...

臺灣人不歡迎「中國」這個名詞,其實關乎眾生的共業,例如眾生選擇了A政權,結果生活差得像地獄,他不選擇B因為他的業力無這個福。譬如一九四九年,假如眾生無人支持共產黨,共產黨則無法作惡,並非中華民國是垃圾,而是你無福。退一步說,臺灣人其實保留着華夏文明的生活,分別在不用「中國」的稱呼,不叫Peter,叫John。反而中國大陸是假貨,叫啊香的其實是臭的,叫啊臭的其實是香的,罪不在真藥,罪在假貨。你不選擇我,不是我差,而是你無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