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1日星期三

蘇賡哲: 可笑的規例

Cuson Lo
1月12日多倫多明報
     
   據傳中國監管廣播事業的「廣電總局」出台了今年新規例,其中有些內容很難不令人發笑。例如「青春校園片可以出現早戀,但不許成功」。 事實上校園的早戀,多數是不成功的。廣電總局的規定只是反映現實而已,反映現實就像人肚子餓就要吃飯,還用規定嗎。另一方面,早戀而成功,即是圓滿結局,那又何以要「不許」?廣電總局的立意,大概是擔心早戀影響學業吧,如果是這樣,早戀成功與不成功,哪一樣更影響學業?我覺得不成功影響大些,不成功的傷心難過、挫折打擊,有時不止於影響學業,還可以影響終生,為甚麼反而允許出現?也許是這樣就可以嚇得同學們不敢早戀吧。 
    和這一項規定相似的是「嚴打婚外戀、一夜情內容」。婚外戀或一夜情,在今日中國大陸,是常見的事。幾乎所有婚外戀、在電視電影中,都是波濤起伏、愛恨交纏,痛苦多於歡樂的為主。我看一個本來不會有婚外戀的人,絕少會因為看了這種影視作品就給教壞了。廣電總局最大不了可以規定,凡描寫一夜情,必須有染上愛滋病情節,這就大起警世作用,雖然好笑,也無非和規定早戀必須失敗差不多罷。 
    最後的規定是:「建國後動物不許修煉成精」。如果動物不能修煉成精,就沒有《白蛇傳》、《西遊記》這類傑出的作品了。何以動物在1949年之前能修煉成精,之後就不能,動物自己當然答不出,答得出就已經成精了。倘若說是為了反迷信,則建國前成精便不迷信,建國後成精便迷信,似乎是建了國,動物都不敢成精了。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只准共官荒淫無道,貪財好色,不許百姓獨立做主,思考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