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7日星期一

蘇賡哲:遏制戾氣的進步

1月20日多倫多明報 
    在香港屋村踢死一頭小貓的兩名少年被判囚各17個月,稱得上人心大快。聽審的愛貓人有激動流淚者。這應該說是社會的進步。 在我這一代年輕時,如此判刑是不可想像的。法律對虐貓者的嚴懲,對遏制社會戾氣、激勵慈愛應該有正面作用。 
    愛護動物不是普世價值,起碼在中國普遍缺乏這種價值觀。早些時我提過喜歡虐貓的魯迅,文化人在提到他怎樣施虐,怎樣將貓往死裡打時,總是視為軼聞、趣聞來看待的,沒有人因此對他有所譴責。聖伯納狗是阿爾卑斯山的高山犬,因聖伯納修道院得名。牠的樣子長得憨厚,少年人說是「萌翻天」,即是可愛極了。2001年,中國和瑞士有一場外交風波,瑞士抗議中共中央保衛局從他們那裡進口聖伯納狗,宰了給領導人吃。 
    中國人吃狗肉,有只吃唐狗的說法,認為洋狗不適宜入饌。不知道中共領導人如何發展出這種新口味。除進口外,還在國內繁殖,據說是覺得聖伯納狗肉含芳香,不易生病。其後不止是中央領導吃,很多餐廳都供應,而且知悉養狗人在屠殺時,還故意讓牠們痛苦,因為他們相信這樣會刺激狗兒的腎上腺素,吃起來更香。至於養狗的地方,也被視為環境惡劣,殊非視聖伯納狗為國寶的瑞士人所可接受。 
    外交抗議不了了之,因為瑞士可以做的,最多只是不准聖伯納狗出口去中國,中國人已可以將狗隻就地繁殖,還告訴瑞士人說,這種狗長肉甚快。面對這樣的吃狗人,他們只有瞠目結舌的份。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強國人不吃人肉已經有很大的進步,地球人要文化包容牠們不食素菜不吃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