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

蘇賡哲:粗口的學問

[2014-01-21]溫哥華星島     
    香港最近掀起向當權者丟擲一種叫「路姆西」布偶公仔的政治表態熱潮。路姆西是全球連鎖家具店經銷的,熱潮所至,連多倫多也賣到斷市。現在該連鎖店已經為這個極受爭議公仔改了新名字,這不知算是哪一種自律。  
    詭異的是,梁振英上電視時,居然也在他身旁擺放了一隻路姆西,用意何在,沒有人說得出個所以然。我只能猜度為「路姆西不是你們才有」,近乎黑色幽默。 
    香港話「丟你以路姆西」是粵語粗口諧音。女作家屈穎妍在《如果,孩子要一隻路姆西》一文裏,指責推動和追隨路姆西熱潮的人「大條道理把講粗口美化、合理化」並對此表示憤怒。她說:「這天女兒問我講粗口有甚麼不好的時候,我開始啞口無言。」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王偉雄認為,屈穎妍誤以「講粗口必錯」,錯過了教育子女的機會。王教授指出,她應該教女兒一點道德哲學、語言哲學、心理學、社會學和政治學。 
    香港的激進民主派和保守民主派的一個分別,在於後者反對在政治鬥爭中講粗口。我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不講粗口,但不反對激進民主派講粗口。王偉雄的觀點應該和我一樣,但他是大學教授,不是專欄作者,所以只有理論,欠缺考慮文章的可讀性,比較難令讀者感興趣,我想在這裏做一些補充和詮釋。 
    王教授從語言哲學的角度說:「粗口是語言的一部分,詞語和句子的意義很多時候要看使用的場合或脈絡,因此,同一詞句可以有截然不同的用法,在某些場合或脈絡不應該使用的,並不表示在任何場合或脈絡都不應該使用。」 
    我記起在民國早年的軍閥混戰時代,廣東軍閥或由孫中山、蔣介石領導的革命軍,在對外省軍閥的戰爭中處於失利狀態下,往往大聲高喊一句「丟那媽,同佢死過」,就可收軍心大振、傷疲盡起而至扭轉戰果、反敗為勝的奇效。這樣一句粗口,除了顯示對敵人的鄙視以外,也增強了廣東自己人的向心力。如果像屈穎妍那樣逢粗口必錯,廣東軍似乎只能吃敗仗,任人魚肉了。 
    王教授從社會學角度說:「每個社會都有些禁忌,不同的禁忌有不同的成因和社會作用;某些禁忌有較多人嚴守,另一些人則寬鬆很多。例如講粗口,假如不是惡意和場合不適當,一般人都可以接受,在一些圈子裏甚至是平常之極,完全不被當作一回事。」 
    我的生活經驗是,一些圈子不止是平常之極,而是不講粗口,就進不了他們的圈子,進了也不會被視為自己人。我交朋友的範圍很廣,上下層社會各界朋友都有,但因為不講粗口,從來不能真正進入這些圈子。因為粗口根本是他們的問候語,是友誼的起步點。他們一見面,就揮拳打往對方胸膛或肩膀,接著就是「丟那媽,你條死仔死X左去邊,成個月唔蒲頭」,於是高山流水互為知音人莫逆於心。對於不講粗口只講「你好嗎」的我,等於連問候語都不肯講,何來友誼。 
    粗口被一些人視為不道德,只因為它是一種性歧視,侮辱了女性。但我上面所說的圈子,包括女性在內也說粗口,粗口在她們心目中,已經超越了性別。 
    王教授從政治學的角度說,人民要用粗口表達對當權者的不滿,不只是政府無能,而且是民主不足。我想,這種政府卻有比粗口粗暴千百倍的鎮壓工具,粗口和鎮壓工具對碰,無異以卵擊石,是無可奈何的斯文。

9 則留言:

懷鄉書訊 說...

屈穎妍心中本應有大條道理,何以對女兒就粗口提問啞口無言?難道沒有稿費便不能為政府說話般口若懸河?

匿名 說...

「這天女兒問我講粗口有甚麼不好的時候,我開始啞口無言。」

死蠢 , 唔識教女 , 和理非非 , 食屎唱K

龍象般若 說...

個人性格屬於溫文儒雅,從不講粗話,結果當年被初戀女朋友歧視,認為無男子氣概、無大將之風!

匿名 說...

佢啞口無言,因為佢個女嘅老豆,正正係大名鼎鼎嘅粗口超人吖嘛!

匿名 說...

佢講大話, 冇可能啞口無言.

匿名 說...

佢啞口無言,因為佢個學位係呃番嚟架。

匿名 說...

林超人曾經在明報口誅筆伐講 "粗口"的林老師喎 , 兩公婆好配合啊

匿名 說...

別人批評屈穎妍的意見 , 她可以說成是妨礙言論自由 , 佢咁好口 , 唔明點解會啞口無言 ?

***批評屈穎妍的意見 ,又不是不准她發表意見 , 真唔明點會妨礙言論自由 , 別人也可以有不同意見吧

智慧劍 說...

現代的環保觀念即是道家的「無用之用」,一切皆有用,密宗也有相似的看法,所謂淫怒癡是道,借貪嗔癡學佛,有謂若將此心移學佛,即身證佛定無疑!粗口是無益的?密乘有云打罵渡眾生,因行善打人罵人,皆是一種功德,因作惡而去讚人敬人,皆是一種罪過也,粗口和理非非,是一種幼稚園的見識!菩薩低眉所以慈悲六道,金剛怒目所以降伏四魔!~智慧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