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5日星期三

蘇賡哲:捐贈的不公平

1月7日多倫多明報 
    慈善公益事業當然是值得推崇的好事,將藏書捐贈公共圖書館,同樣是有意義的善舉。但一位在接受捐贈的圖書館任職的朋友說:他和他的同事一聽到有人要捐書就頭疼,因為這意味著要做一些本來可以不存在的工作。 對一個天天只等著月尾出糧的「打工仔」來說,厭惡人捐書不難理解。這也就解釋了何以香港等地圖書館職員常向捐贈者提出這樣那樣的條件(例如要捐贈者做個詳盡目錄讓館方審批),他們目的在於務求令人打消捐贈念頭。 
    香港有位素負盛譽的熱心教授,鼓勵A先生將畢生藏書捐給大學圖書館。純粹以捐獻文化來看是應該予以肯定的。但A先生是香港報館退休編輯,和大學教授有別,在職時薪資非常微薄,退休後也沒有甚麼福利,一直生活在社會基層。如果他那些藏書拿去賣,沒有一百萬也值數十萬元,足資傍身防老。而且細究內情,不免令人有點遺憾。 例如他有一本錢穆著作,內有錢先生簽名,因此,此書在巿場上值一至三千元。但對只重內文的大學圖書館來說,錢先生的著作,圖書館豈會沒有。亦即是此書必定成為多餘的複本。 
    大學圖書館處理複本的方法各有不同。曾有一位B先生告訴我,他們圖書館是將不要的複本訂價5元,讓館內職員選購。我也聽說有些圖書館連5元也不要,任由職員喜歡就拿去。 
    一本A先生可以賣得數千元的書,就這樣以5元讓B或C先生之儔買走。這其實是一種「非故意」造成的不公平。尤其B或C先生的收入比A先生高得多。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洛杉磯圖書館的經驗,圖書館附設書店,書店會將捐贈的書賣出,而非流通給讀者,硬皮書二元,平裝書一元,雜誌五毫,未見圖書館會流通捐贈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