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1日星期一

蘇賡哲:周期率真靈

11月5日多倫多明報 
    馬列主義講工人無產階級革命,中共造反,是知識分子帶頭。以前中國產業工人人數很少,不足成大事,只能靠革命性差了一截的小農。 於是凡中國歷史上同樣造反的農民,就被他們塗脂抹粉,套上農民革命的光圈。其實歷代農民革命,目的都是搶皇帝的位子,志不在改變社會制度。中共造反,表面上行共產專制,不再帝位世襲,其實是皇帝的數目比以前多了:政治局有多少個常委,中國就有多少個皇帝。如此而已,何來革命。昔日農民造反,無非為滿足「威福、子女、玉帛」的慾望,改朝換代,只是循環不息地換另一批人去腐敗墜落。 
    毛澤東在延安接見國統區去的名人,曾談到共產黨掌政,可以避免這種周期率。 
    然而中共建立政權後,並沒有走出周期率怪圈,只能說時代不一樣,表現出來的模式也和以前有差別。 
    太平天國是中共吹捧的農民革命,但洪楊一得勢便內訌,天王殺了第二把手;中共也一樣,毛澤東蹂躪第二把手劉少奇,令他死得比楊秀清更難看。天國內訌,死的是造反者,毛澤東為了鬥死劉少奇而發動文革,卻以千萬無辜百姓陪葬。 
    洪秀全寫過一張大字報,貶抑古聖先賢,文王、武王要加「犬」字旁,變成「文狂」、「武狂」。毛澤來厚今薄古,破四舊,精神和洪相通。洪秀全自稱是普照萬方的紅太陽,毛澤東照跟,別無創意。毛澤東死後,繼承者對子女、玉帛的慾望不再遮掩,周期率太靈了。我甚至認為,即使中共亡了,繼承他們的人也跳不出周期率。

1 則留言:

黃大仙靈簽 說...

人有生老病死,物有成住壞空,心有生住異滅,一句啊咪咑巴,橫超三界輪迴。依世間法而言,和平轉移政權,避免生靈塗炭,唯有西方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