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1日星期六

蘇賡哲:港人愛唱歌

民主歌聲反國教
9月16日多倫多明報 
    中國大陸走權貴資本主義道路,香港人出過不少力。中國另一項深受香港影響的是通俗文化,它的香港特色是甚麼都要講娛樂性。
因此,大陸去香港的人不論是否負有統戰任務,對香港人來說都是娛樂新聞,來人被眾星拱月式地拱上表演台,終歸就是唱一首流行歌曲娛眾。太空人楊利偉和成龍合唱《男兒當自強》、奧運金牌得主群訪港,同樣要分組分隊上台獻唱。很多人不覺得田亮、郭晶晶是運動員,而覺得他們是娛樂圈的藝人,如果上電視節目,大家都期待他們唱一首歌。難怪梁文道說「香港只有一種活動,叫做娛樂活動;只有一種名人,那叫做藝人。」 
    大抵香港人就是喜歡唱歌。小時初到香港,我就深深感受到港人唱歌的熱情。那時看時裝電影,梁醒波先生好好地坐在沙發椅上吸雪茄,忽然就跳起身唱一陣歌,和劇情完全不協調。還有甚麼新馬仔、「東方貓王」鄭君綿以至西瓜刨者莫不如是。其突兀可笑,只有印度寶萊塢電影突然來一場集體舞可以比美。這當然是港人喜歡之故。 諧趣時固然唱歌,莊嚴肅穆場合也唱。六四後,作家鄭義從內地逃亡到香港,雖然被勸誡別參加公眾聚會,維園燭光晚會他還是去了。 
    廣東話聽不懂,幸而也有唱歌,唱的是《祭好漢》,粵語,一看旁人遞給他的歌詞,熱淚簌簌直流。 
    加拿大華社似乎就不怎樣喜歡唱歌,起碼何俊仁他們來訪就沒唱歌。我參加過一些大型聚會,也不唱歌,通常如果華人中夾雜著一兩位西人,那就必定唱加拿大國歌。

2 則留言:

Starry Starry Night 說...

唱完歌當作完成了一個心願,基督教有聖歌,佛教有佛歌!

匿名 說...

正確是港女愛唱歌, 港男被迫陪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