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3日星期五

蘇賡哲:一瀉千里

馮仁釗即係Q爺黎則奮
9月6日多倫多明報 
    和黎則奮先生在多市和香港都見過面,但沒有機會多來往,只記得他的《一人問候九七》寫得很「過癮」。聽聞他「早前承認民主回歸是錯誤決定」,想來是很難得的,「民主回歸派」承認錯誤,似乎是極不容易的事。 
    所謂「民主回歸」其實是有語病的,病在彷彿是一個民主的香港回歸祖國,或是被應允了民主的香港回歸祖國。實質則是先回歸,再去追求民主。對中共來說,這無疑是與虎謀皮。文友瑪倫說:民主回歸派以民主包裝回歸毒藥,真正追求民主的人,不會要求回歸於這種鬼畜國度,民主回歸派只配稱為統派,極端自私。他更說:「民主回歸派靈魂人物司徒華去世不過兩年,新世代對其身後評價,猶如當年八號仔股價走勢一瀉千里。」 
    司徒華說:「我對回歸的立場非常堅定。第一,在民族立場上,香港是中國的領土,由於鴉片戰爭而割讓給英國,是一個國恥,早應收回香港。第二,百餘年來,香港是殖民地,因而遠離很多源自中國的災難;然而我未能與祖國同胞一同經歷,心中有愧。現在回歸到一個獨裁專制的政權,使我和國內同胞有機會共同爭取一個民主的中國,與他們有共同的感受,所以我支持回歸。」 
    今日看來,回歸後的香港人根本沒有機會和國內同胞共同爭取民主,而是「大家攬住一齊沉淪」。瑪倫說:「港獨思潮的確在後生一輩啟蒙蔓延,香港獨立和民主掛鉤的想法開始湧現。」 
    新世代對民主回歸派的痛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4 則留言:

. 說...

當年其實大部份人都不願淪共,但無人敢出來撐英國,

無人夠薑拒絕淪共,其實香港人寧願撐英繼續管治香港!

匿名 說...

民主回歸中共,就如同要求獅子食素一樣,不切實際。

匿名 說...

孫巨源 ,秋怨辭

河滿子( 秋怨 )( 孫洙 宋詞 )

  悵望浮生急景,淒涼寶瑟馀音。楚客多情偏怨别,碧山遠水登臨。目送連天衰草,夜闌幾處疏砧。
  

  黄葉無風自落,秋雲不雨長陰。天若有情天亦老,搖搖幽恨難禁。惆悵舊歡如夢,覺來無處追尋。

匿名 說...

司徒華那一班中國膠的情意結, 香港人沒有阻止你呀, 你班友鍾意中國民主運動好呀, 香港人冇阻你呀, 返大陸爭到夠囉, 但你班友最仆街是要香港陪葬呀, 每年放幾萬蝗蟲到港, 正仆街的民主黨, 教協, 支聯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