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4日星期一

蘇賡哲:因了解而不愛

6月14日明報(多倫多)
    從1989年到今日,很多香港人經歷了從愛國愛民到只愛香港的變化。陳雲教授說,愛國像男女中了情花毒,會被愛情所苦。心理學家則說,男女之愛受到打擊,不堪痛苦之下,會轉而變成只愛自己,即是自戀。 明代才女馮小青是個典型範例。不過那些香港人之變成只愛香港,倡議香港優先,是在感情之上,還有理性的了悟,認為非如此不足以自保。 
    徐訏是一位飽嘗世味的名作家。鍾玲說他對現實看得很透澈,他有時真像個看破紅塵的老僧。徐訏生前說過:愛情帶有盲目的幻想成份,彼此太了解就不能談情說愛。總之戀愛充滿神秘色彩,置身情網中的人,除去愛情部份,可能互相一無所知。
    70年代台灣,《龍的傳人》和《中華民國頌》這兩首愛國歌曲瘋傳全境,有評論人說「歌詞裡對國家與民族的愛,簡直比瓊瑤筆下的愛情更夢幻。《龍的傳人》一開始就去鬼扯甚麼長江黃河的,好像戒嚴時代出生的台灣小孩,沒見過壯闊的大江大河,若是不去神遊夢想,何以能愛國?」
    鬼扯長江黃河,正因為台灣年輕一代未曾見過,而產生夢幻的愛,倘若身在長江黃河的水災中,就愛不起來了。很多香港人在89年對中國的愛,正是一種因不了解而開始的夢幻愛情,24年來,對此國此民逐漸有了清澈的了解,愛情便消失殆盡了。
    徐訐說:男女太過了解對方,就不能談情說愛,但可以做朋友。今日香港的「城邦派」也說要和中共「互相維持」,但太難了。

4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七十年代我讀香港國民黨學校樂堂常唱龍的傳人及民國頌,

用少林寺做比喻,未有李連傑少林寺電影前,香港粵語長片

及邵氏電影的少林寺電影比大陸的更早,更有少林味道,

只不過大陸有少林寺的硬件,外殼,而香港有少林寺的

軟件,光碟程式,如禪宗佛法的傳承,南北少林宗師雲集,

北少林有龍子祥,北螳螂有黃漢勛,南少林有洪家莫桂蘭,

林世榮,蔡李佛有譚三,詠春有梁壁,葉問等等,

比大陸的硬件外殼更精彩更少林,所謂有形必毀,

硬件外殼徒具虛形,反而香港的軟件,文化傳承才是正牌正宗,

諷刺的是大陸的才是翻版貨,香港用正體漢字說唐朝古語廣府話,

文化傳承自唐宋元明清民國正統,兼受歐洲英國文明薰陶,

並非大陸的紅衛兵反智反社會反文明反文化的行徑可比。

幻想永遠最美麗,最神秘,最甜蜜,做個在電梯大便的中國人,

不如做回香港殖民地過英式生活飲英式下午茶的紳士,

大陸和香港的關係,用父子的比喻是不大正確的,

香港是正統而大陸是旁門,香港是正貨而大陸是翻版假貨,

大陸像遠房親戚來混水摸魚認親認戚搵著數,

又以正統傳承自居搶奪家產及話語權。

匿名 說...

愛往往是盲目的,亦即不理性的。貼近中國,對中國瞭解越多,越不可愛。所以中國要將糞坑的蓋子捂住。以前對中國還抱希望,還有點愛意,現在人心潰爛,良知泯滅,有權的有權的凶惡,無權有無權的刁鑽。唉,還可愛甚麽?

匿名 說...

自由行就是最密切的接觸, 令你們可以生活在一起, 終於發現連最基本的衛生習慣也相差很遠, 只有一些冇腦的才高叫 "包容", 那些冇腦的去幫自由行執屎執尿吧, 不要躲在自已的舒適環境裡狗up

Elaine Ran Ye 說...

愛往往是盲目的,亦即不理性的---Not tr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