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1日星期二

蘇賡哲:絕對權力不一定腐化

6月3日明報(多倫多)
    毛澤東不諱言自己是比秦始皇更厲害的暴君,他覺得對敵人殘暴是合理的,否則是對自己人的殘忍。
    可是他的自己人愈搞愈少,到頭來只剩下四五個,被他殘害的人倒是以億萬計。他死後,中國人迎來歷史上罕見的貪污時代。中國人只能在暴君和貪官之間作選擇,有人說不知是中了甚麼魔咒,有人則認為是有這樣的人民就會有這樣的統治者,就看您相信那一種說法。 
    「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如果說的是物質上的腐化,那麼揆諸毛澤東,這句話是錯誤的,尤其和今日的貪官比較,毛澤東簡直清廉得令人吃驚。您可以說當年消息封閉,他在深宮窮奢極侈誰知道。但我們看今日的領導人,不說他們自己有甚麼享受,單是他們的兒孫個個腰纏億貫可知其餘。相對毛澤東的後代,幾乎可稱得上清寒。 
    毛澤東的月薪,在一般人「做也36,不做也36」時期,是404元8角 ,江青則是243元。大抵有人會覺得,既然全中國都是他囊中物,講月薪有甚麼意義。如果這想法正確,是否可以倒過來說,後來的領導人之貪得到就貪,正是因為他們沒有囊中物的感覺。也許毛澤東知道自己 一日在世,一日都是大權在握,他的繼承者卻擔心權力過期作廢。 
    無論如何,毛澤東是在他的月薪範圍內花錢的,連去人民大會堂喝一杯茶,都由管家去付賬。他住的豐澤園也付房租。再要接濟老家的窮鄉親,就要用稿費開出。他的書人手一冊,稿費版稅比月薪多出太多。但我相信,現在的當權者即使有他的稿費,仍然是要搞錢的。 
    大陸有人想回到毛時代去,因為他們不知道世上有既清廉又不暴虐的政府。

5 則留言:

匿名 說...

貪名往往此貪財更腐化更可惡。錢物有形,有才可貪,貪極有限。名可無限膨脹,無中生有,罔顧人道,成混世「人傑」。

匿名 說...

怎樣才算是「腐化」可能也是比較和相對而言,當幾億人沒吃沒穿和正在餓死的時候他卻在「又吃武昌魚」,這對於生活在餓死邊緣的幾億人來說相信也已經是極度腐化了!

匿名 說...

今天中國是完全資本主義化了,那麼腐化以金額計算是對的。但在那個時期的腐化恐怕難以用金錢衡量。
腐化是:以不公平的規則,令某些人有特權享受某些物質生活和擁有更多的機會。其它人只能被剝削,兼且要透過向有權力的人行賄,才能分享一點點利益。這是任何社會都可能出現的,但越獨裁的社會越嚴重。
中共由成立開始就已經有特權階級。有特權的,全國大飢荒時他們仍然吃得好。不單是吃喝排場,還有女人。當全中國都是一夫一妻的時候,毛澤東身邊的女人任他玩。他們也掌管著資源的分配,很多人只是想被分配到一個較好的「工作單位」,也必須卑躬屈膝,為領導做牛做馬,也出賣良心去打壓其它人以保護自己的生存。電影《天浴》是個例子,說的是一個被迫上山上鄉,不想留在窮鄉僻壤的女人,被迫出賣肉體,只希望領導能把她放回去城巿。中共腐化的本質一直沒有變。

Elaine Ran Ye 說...

From this extreme to that extreme, that is the reality.

Elaine Ran Ye 說...

I don't think Mao and his wife got absolute power at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