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9日星期六

蘇賡哲:李瓶兒、魯迅和司徒華

照片:www..huaxia.com

    近讀中國學者張夢陽《金扁擔、狹的籠、美諦克》一文,他說:「一九三年初,中國共產黨為了團結對敵,指示創造社、太陽社解散,停止對魯迅的攻擊,把魯迅和他影響下的民眾爭取過來,以這三方面的人為基礎,成立一個新的文學團體:中國左翼作家聯盟,並指派馮雪峰、馮乃超等人與魯迅方面聯繫。
    馮乃超是站在陣前攻擊魯迅最力的人,但是見面之後,魯迅卻因他的忠厚與誠摯,全然忘卻了過去的仇隙,熱情地接待了他。」
張夢陽說的是事實,但不是事實的全部。創造社、太陽社諸作家和馮乃超都是共產黨及其同路人,他們先是「瘋狂攻擊」魯迅,指魯迅是資產階級最佳代言人、是封建餘孽、是二重性的反革命。
    當時,甚至暫時寄居在魯迅家的人都被作為魯迅同黨而被罵。魯迅是桀驁不馴而又自尊心極強、自視甚高的高級知識分子,在這種流氓圍攻式謾罵下不免相當狼狽。

    我們必須看到,既然中共可以「指示」創造社、太陽社解散;「指派」馮乃超他們和魯迅聯繫,就應該知道共產黨作家是不可能自由散漫,喜歡罵魯迅就罵一頓飽的。他們停止攻擊魯迅是奉命(奉李富春之命),之前攻擊魯迅也是奉命。數十年後的今天回顧,他們這些奉命作家沒有甚麼被後人看重的作品,基本上已被時間淘汰了。
    然則,中共為甚麼要發動對魯迅的圍剿,忽然又叫停,把魯迅爭取過去。(事實上,他們對魯迅承認之前的攻擊是錯誤的。)
這就要讀讀《金瓶梅》了。
    李瓶兒本來是花子虛的妻子,和西門慶發生姦情後,兩人合謀將花家財產奪到西門家去。李瓶兒還用狠辣的話罵花子虛,直罵到丈夫身亡,然後要求西門慶娶她作為妾侍之一。
    李瓶兒的大伯花大,是個非常刁鑽的流氓,花子虛財產落入西門家,就是花大要爭產之故。但花子虛死後,李瓶兒居然威懾花大,令他不敢亂來。西門慶瞭解李瓶兒是個厲害的女人,就用拖字訣應付她,遲遲沒有娶她。
    李瓶兒久候沒有結果,竟招蔣竹山入贅。然而蔣在性方面不能滿足李瓶兒,被她一腳踢出門去。
    這樣一個李瓶兒,拖無可拖的西門慶應對之方是一句「抬了那淫婦來吧」,然後三日還不入李瓶兒的新房,迫得李瓶兒上吊,救下來後,西門慶才帶著馬鞭入房,拿繩子丟在她面前,叫她再上吊,又要她脫了衣服跪著,李瓶兒不肯,被西門慶抽了幾鞭,她才脫去衣服,戰兢兢跪在地上,聽西門慶責罵。西門慶罵完了忽然又將李瓶兒摟入懷中,呵護著大叫「我的兒」。
    從此以後,李瓶兒成為西門慶家一個非常溫順的妾侍。

    中共就是西門慶,他們知道魯迅有如李瓶兒,是個厲害角色,和黨內拿不出作品,只能做聽話的奴才作家,不在同一層面上。要降伏魯迅,就要先抽他一頓鞭子,然後再摟入懷中呵護一番,這樣就把魯迅擺上左翼作家聯盟的神壇。魯迅也讀過《金瓶梅》,並且頗有好評,卻就是不自知當了李瓶兒。
    1984年,許家屯邀請司徒華入黨, 司徒華說:「除非許家屯能夠將我許多的歷史問題解釋清楚,我才會考慮。」
    他要許「解釋以前為甚麼甩掉我」。由於相隔了數十年,不像李富春對魯迅那樣,叫當年甩掉華叔的人出來承認錯誤,然後摟他入懷叫「我的兒」,華叔就沒有考慮入黨

2 則留言:

匿名 說...

那些東西不要稱做作家吧, 它們只是現在叫作五毛一類貨色

Elaine Ran Ye 說...

香港人对华叔曾是中共一分子颇感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