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9日星期三

蘇賡哲:向敵人致敬

1210日明報
    張自忠是抗日名將,曾有喜峰口大捷臨沂大捷、鄂北大捷等重創日軍的赫赫戰功,最後在南瓜店殉國。戰死後,日軍裝殮好他的遺體,妥予安葬,在場日本官兵列隊致以敬禮。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同樣的情況,在中日戰場上不止一次出現。當然都是日軍向中國的失敗英雄致敬。    日本和英國都是曾經不可一世的強國。他們有很多相似的民族性。
    拿破侖是英國頭號死敵,戰敗被英軍拘禁於厄爾巴島時,有成千成萬的英國人在倫敦示威,他們認為拿破侖是一世之雄,雖然失敗了,應該予以相應比較體面的待遇。後來百日之戰,拿破侖再敗,英國當局將他囚禁在聖海倫島,為了害怕人民抗議,只好保守秘密不讓人知。
    二次大戰時期,英國蒙哥馬利將軍在戰場上多次表示對納粹將領隆美爾及倫斯德特的欽佩和讚賞。他盛讚對手知兵善將,甚至說:「我常常想,如果我能置身在倫斯德特的頭腦中一兩分鐘,我也將引以為終生榮幸的事。」
    對敵人的讚賞和致敬,很少見於中國人。行軍打仗須要有勇有謀,我想,中國人大抵是不懂得欣賞和敬佩敵人,即使懂,也不敢或不願表露出來。怕表露後會千夫指罵為喪失立場,背上漢奸賣國賊罪名。
    誰敢稱讚東條英機、山本五十六?蔣介石是欣賞岡村寧次的,不然就不會在戰後利用他,但也不敢張揚其事。
    欠缺逆向思維,就不明白日本人向張自忠致敬,是激勵忠貞。

3 則留言:

Elaine Ran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Elaine Ran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匿名 說...

Japan is very different from Brit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