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0日星期一

蘇賡哲:人性何止「幽暗」


93日明報
    讀過很多關於高華力作《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之評論,讚美的為多,負面的當然也有。例有攻訐高華「既無重要原始資料,又末採訪參與者,居然寫了洋洋灑灑數十萬字,結論只有個:定偉人這種歷史教授幹的事,令人法理解
    對我說,這樣的攻訐其實是讚美,因為這個所謂偉人,早應該被否定可是高華這本著作價值,還不在於否定毛澤東迄今為止,和我看法比較相近的是清華大到劉瑜教授。他說高華此書不僅僅是關於個人(澤東)它甚至不僅僅關於一場運動在最深的層面上,它是對人性的一次深描」劉教授指這是「一本
關於
人性暗之寓言」不過,劉教授套用段政治名句,我覺得還未夠深刻他說:當他打AB團時我沒有說話,為我不是AB團;當他打王明時;我沒有說話,因為不是王明;當他打王味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這段名言如果套用到底,就是當他打我時,己有誰為我說話了但劉教授有欠深刻的是,在毛澤東團伙人時最可的不旁觀,而是紛紛出手去人殺人這些同志友的規模和慘酷程度往往超過毛澤東的想像及預
    所以高否定的不止,而不止產革命,而人性。在情況許可下,嗜殺面便會浮現出來。一些電影的血腥暴力場面常令觀眾大感過癮「革命者」權力在手時殺自己人為樂,然比買票戲更過癮」。這種人性用幽暗」,是太溫和了。

4 則留言:

匿名 說...

所以民主政治, 就算有千百項缺點, 但他是最有效遏止這類殘殺的制度, 便一切都值回票價

Elaine Ran Ye 說...

其他政党也有党内攻击,不过没有ccp这种结局,可见ccp是与众不同的政党

mendel-paul 說...

"但民主政治是最有效遏止這類殘殺的制度, 便一切都值回票價"

這是歷史的最後結論

為什麼大家連最基本這一個優點都不明白,仍然享受荒謬?

中國近代史其實是珍貴的"變態"政治政權例子
也是人類血的教訓

Allen 說...

"民主政治, 就算有千百項缺點, 但他是最有效遏止這類殘殺的制度, 便一切都值回票價"。
關於這點,流亡海外的某政治活動家(是誰,並不重要)有一句話說得最好:“數人頭好過砍人頭。”
若有人主張砍人頭好,我只須問:“難道你認為:你的一顆人頭被砍掉,好過你這個人頭被納入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