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7月31日星期二

蘇賡哲:黨在國上


724日明報

    最近曾談及孫中山主張「以黨冶國」問題,有人說是語焉不詳,要我多予解釋。 
    孫中山「以黨治國」論的實行手段是「黨在國上」。他自稱「本總理向來主張以黨治國」,「我從前見得中國太紛亂,民智太幼稚,國民沒有正確的政治思想,所以便主張以黨治國」。

2012年7月30日星期一

蘇賡哲:腐敗和文字

7月18日明報
    中術界、教界腐敗,已到打假家方舟子所說全世界都沒有,歷史上也沒有」的嚴重地步。學校長厚襲學生論文,被揭發後安如山、無其事;科研構騙了公帑上億元去發明出來的芯片,只是買了國貨再請民用砂紙把別人的商標磨掉。他們居邀請溫家去視察,為假貨背書

2012年7月28日星期六

蘇賡哲:洗腦


7月12日明報
    黃維是軍中,兵團司令,徐蚌會戰兵敗被俘副司令胡璉在脫逃後說:突圍時很多部下官兵攀爬在他車上,希望長官帶他們一起走但這樣車沒法開,他用機槍掃射才走得了

2012年7月27日星期五

蘇賡哲:香港人不曾反殖


    我在電台節目中說:我們移民來加拿大,是來尋求異族統治。也就是尋求異族作為我們的統治者。
    這話令很多民族主義者覺得很反感,傷害了他們的感情。不錯,加拿大是民主國家,理論上任何族裔都可以通過大選,成為加國統治者,華人也不例外,但理論顯然不等於現實,至少不等於可預見的現實。

2012年7月26日星期四

蘇賡哲:張愛玲與胡適


7月11日明報
    胡適是張愛玲難得肯花精神去結交的朋友張希望移居美國,如果說她希望得到這位前駐美大使予以支持,也是人情之常不過這兩個人待人接物的處世方式,其實分別極大胡適對人極為溫厚,講究人情味,做什麼事抱持與人為善的態度。

2012年7月25日星期三

蘇賡哲:學習胡適


7月10日明報
    自從推斷司徒華先生何以在五區變相公投轉變立場後,有些朋友未能理解我的動機,而致口出惡言,謾罵之狀,達到反目成仇、抹黑人格地步了解內情,支持我的朋友紛紛勸我還擊,甚至說:「不是苦無題材嗎?題材送上門,還不乘機寫它一二十篇?」我只微笑置之

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

蘇賡哲:欲蓋彌彰


高鶯鶯

7月9日明報
    中國常見的「被自殺」案,公式化的案件進程,還有一項例牌的黑箱作業,具體點說就是掩蓋真相,情況有時弄得和一些懸疑小說、驚慄小說非常相似以上周五談過的高鶯鶯墮樓案為例,新聞界有人說:「內幕像國家機密」。

2012年7月23日星期一

蘇賡哲:他們何以反對


7月3日明報
    自從我對司徒華先生在五區變相公投改變立場一事,提出被要脅」而屈服妥協的說法後,我的朋友出現接受和反對兩極分化接受的不必說了,何以有人反對?我覺得有下列原因:

2012年7月21日星期六

蘇賡哲:從季羨林到吳宓


    季羨林去世,海內外掀起一片狂熱吹捧潮,從「學術泰斗」、「國學大師」到「超級國寶」不一而足。中國歷來有「諛墓」一詞,吹捧去世的人似乎已經是一種傳統。相對於「面諛」,「諛墓」者更可以臉無愧色說:「人都死了,可見我這是誠心讚美,沒有圖謀,不可以嗎?」事實上季羨林在生時,曾多次推辭這些榮銜,謙稱不配。一旦身故,已不能推卻,只好任由人喜歡怎樣強加了。

2012年7月20日星期五

蘇賡哲:和平演變與歷史循環


奧斯陸的空椅子

    以前我在一份以反壓迫反專制自命的刊物寫稿,劉曉波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時,刊物編輯估量我可能有話說,就不失先機地來電話,希望我別發表支持劉曉波的文字,原因之一是刊物方面不贊成和平演變。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蘇賡哲:中情局置身事外


7月3日明報
    劉達文先生的《內幕與真相:六四黃雀行動》有一節「美國中情局參與黃雀行動?他在後面加上問號,大概是表示存疑之意
美國獨立新聞記者馬克佩里在所著《中央情報局的最後日子》中,指黃雀行動是布殊總統親自批准,中情局一手策劃和組織的

2012年7月18日星期三

蘇賡哲:一宗疑案


網上圖片:劉達文
7月2日明報
    劉達文先生上月份出版了《內幕與真相六四黃雀行動》。此書內容應該是舊文結集,但我未曾讀過的,便算是新知了

2012年7月17日星期二

蘇賡哲: 信史之難


6月29日明報
    要為後人存信史,有時很不容易。就以89年六四後,香港人營救民運人士逃亡海外的「黃雀行動」來說,例子就不少了。
    首先是誰為這行動命名?最近,劉達文先生推出《黃雀行動,內幕與真相》一書,便有「黃雀行動命名之謎」章節。

2012年7月16日星期一

蘇賡哲:論香港七一遊行


明報圖片:學民思潮七一遊行抵達中聯辦

向來,公務人員,尤其警察或軍隊,總傾向於誇大「敵情」,以顯示自己勞苦功高,有利於爭取經費、增添設備以至加薪加餉。

2012年7月14日星期六

蘇賡哲: 電子書與實體書


6月28日明報
    電視台通識節目部來訪,邀談電子書對實體書店的影響。訪者設計問題,全都預設電子書愈普及,就愈少人買實體書。這在其他類別的書店也許確實如此,但在舊書店並不盡然。

2012年7月13日星期五

蘇賡哲:草菅人命的預警


嚴打加公審
627日明報
鄧小平在89年以軍隊坦克屠殺人民,手段至為殘酷。但此人性格中的兇殘性,其實早有先兆。6年前的1983年就有過一次預演,當時叫做「嚴打」,即嚴厲打擊罪犯。

2012年7月12日星期四

蘇賡哲:學術與小費


柯德莉 · 夏萍
6月26日明報
    「人體經濟學」必定是很具爭議性的學問,因為它宣揚的是人一出生就不平等。這就容易招惹來歧視的非議。我們今日的文明,已經進展到要求大家詐作不知道先天不平等這回事。女權運動者更必定指斥它將女性「物件化」。

2012年7月11日星期三

蘇賡哲:高矮之別

6月25日明報
    在加拿大發表文章總得小心翼翼,擔心掉進歧視的陷阱,或政治不正確。但是其他地方的作者似乎沒這麼多顧慮。有獲得愛爾蘭美國文化研究所支持的經濟學者,經過多年研究,在美國國民經濟研究所發表論文《矮仔多賊》。

2012年7月10日星期二

蘇賡哲:人生的失敗者


季羨林本來是印度學專家,由於得享高壽,在同輩學人凋零之後,成為蜀中僅有的大將,乃「被轉型」為國學大師。又由於溫家寶總理曾五次去醫院看望過他,每次都相談甚歡,因而更由國學大師進而為「國師」。

蘇賡哲: 三十年依然河東


6月22日明報 
    以前,中國向西方學來很多東西。即使是鼓吹民族主義的中共,也不能不承認他們的主義來自西方。季羨林晚年說:現在中國強大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輪到西方向中國學習了。 

2012年7月9日星期一

蘇賡哲:中共不可能新加坡化

[2012-07-03]星島日報
早些時在這裏談及歷屆中國領導人喜歡新加坡的現象。何以有此現象,說得通俗些,其實是一個做婊子卻又能蓋個貞節牌坊的問題。這種既收實利又保名聲的大學問,中國統治者很希望學到手。

2012年7月7日星期六

蘇賡哲:小說與精神貴族


 6月20日明報
有評論人認為,現代中國已沒有精神貴族,只有平民和流氓。有貴族精神的人極少,已稱不上一個族群了。我想,李旺陽、陳光誠以至艾未未這些人本來都是精神貴族,但這種人在十三億同胞中,實在少得不成比例,他們的精神只能說貴而不族。

2012年7月6日星期五

蘇賡哲:印度是一扇門


6月21日明報 
    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中國大勝。但中方軍隊在勝利後反而來一個向後轉,撤退過雙方爭議的麥克馬洪線還不止,還向後再撤二十公里,把戰前原屬中國的領土送給印度。

2012年7月5日星期四

蘇賡哲:貴族與流氓


6月19日明報
    章詒和寫中國「最後的貴族」,所謂貴族不是血統上高貴,而是精神上的卓越。否則中共太子黨都叫貴族,沒有「最後」了。有論者說精神上的貴族必須有文化素養 ,不以物質享受為人生目的;作為社會精英,要有道義承擔;還要有自主的靈魂,獨立的意志,不被權勢或民粹所奴役。

2012年7月4日星期三

蘇賡哲:怪異的軟實力輸出


6月18日明報 
    中國在自認為「大國崛起」後,很愛講軟實力輸出。但有知名漫畫家劉瑋說,中國沒有創作發表自由,他的作品只能在法國、德國、比利時等國家發表。很多漫畫家只能向外國供稿。這當然可以說是一種輸出。不過又未免太過怪異。即是中國向外國輸出的軟實力,在中國本土是不存在的,甚至是違禁的。

2012年7月2日星期一

蘇賡哲:文化大國


614日明報
        易中天談文化大國。他把文化定義為人類生存和發展的方式,文化,一要文(文明),二要化(影響),有文能化,即有文化。化出國界,就是文化大國。中國以前曾是文化大國,現在不是。

2012年7月1日星期日

蘇賡哲 :北韓與中共

613日見報
    美國能在太平洋「打造」圍堵中共的封鎖鏈,原因是中共罕有盟國而美國有。最近連緬甸也有向美國靠攏的跡象。中共剩下來的盟友似乎就是北韓了。這亦是胡錦濤、習近平以至孔慶東一直吹捧北韓政治正確的緣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