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2月29日星期三

蘇賡哲:悲觀的好處

  王立軍事件發生後,各種傳聞滿天飛。主要內容都是中共派系內訌,包括習近平、胡錦濤、江澤民、周永康和薄熙來如何惡鬥,薄熙來挺而走險,可能包搞獨立王國,中國面臨分裂,進而中共快將垮台。我了解這些傳聞何以有人相信,而且樂於傳播。久受專制政權欺壓,悶局中難得看到王立軍這種戲劇性變化,便寄望中共由此走向衰亡。

2012年2月28日星期二

蘇賡哲:「雙非嬰」與移民甄選?

[2012-02-28]星島
加拿大移民部長康尼透露,最快將在年底前完成修改《公民法》細節,明年可望通過國會審查,再付諸實施。這次修訂,主要是要杜絕「雙非嬰」取得加國國籍。相信反對黨不會抵制修訂,新《公民法》應可順利推行。

2012年2月27日星期一

蘇賡哲:激進民主派的分裂

香港的「蝗蟲論」發展到現今,造派的另一種分裂,而且是比較激進、比較的民主派的分裂媒體上代表這兩個陣營的是右翼的陳雲教授和左翼的「長毛」梁國雄。雙方曾有過辯論

2012年2月26日星期日

蘇賡哲:一個騙局

  香港所謂「特首選舉」,是小圈子偽民主選舉。七百萬香港人中,只有千二人可以投票。可是現在很多手中根本沒有選票的人,對參選者的「競逐行動」非常投入,甚至加拿大的華人也密切關注,還有人稱之為「選戰」。我認為這都是上了中共的當。不只是那少數有資格投票的人大多是北京的傀儡,即使參選人也是中共的人。唐英年家族和江澤民關係匪淺,梁振英則是中共長期培養的精英,被認為早就入了黨。

2012年2月25日星期六

蘇賡哲:寧餓不反原因

聽說王丹在新著中會探討毛澤東時代的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人,中共政權仍穩如泰山的原因。希望能盡快讀到他的見解。
朋友知道我心急,就提供了他個人的看法。他說:大饑荒時期,中國資訊非常封閉,如果大饑荒發生在今日,情況必定很不一樣。
對他的說法,我不大認同。一個人快要餓死了,資訊封不卦閉,和肚子餓有什麼關係古代中國,如果發生同樣饑荒,災民總是會揭竿而起去搶糧,而不是餓死都不作反。

2012年2月24日星期五

蘇賡哲:「蝗蟲」與移民

  文友移民加拿大的經驗,和一些香港人心目中的「蝗蟲」作比較我同意他列舉的相同,如買大量物業、在後花園養走地雞,或乾脆用混凝土鋪平草地等「文化差異」但有些說法是值得深入商榷的。這位文友移民加拿大兩年,遇上車禍在醫院深切治療部得到免費優質救治,他說是「佔了加拿大便宜卻從來沒有人叫我煌蟲」。我覺得他顯然不明白,香港人以內地產婦到港產子為「蝗蟲」,鍵在於所生孩的父母都不是香港人,即所謂「非」

2012年2月23日星期四

蘇賡哲:談談薄熙來

[2012-02-21]星島


在中共一眾太子黨中,薄熙來之幸是老父薄一波能享高壽,比其他元老有更多「餘熱」撐住這個出位的兒子。然而薄熙來雖才幹超眾,很多時候更令人有心狠手辣之感,仕途卻只能算平平而已。十七大進不了常委而「屈居」重慶,年過六十的他不免有暮色四合、時日無多之感。於是「唱紅打黑」,風口浪尖不在乎,卒之2010年美國《時代》雜誌選了他為當年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由美帝國主義權威刊物替他「灌頂加持」,戴上一個詭異的光環。

2012年2月22日星期三

蘇賡哲:語言與南北和

曾經說過:祖籍江西的何敬群先生南下香港後,在多家大專院校教授詞曲課程學期結束時,責任心極重的他要學生對他的教學方式提意見同學們一致感謝他批改作業非常認真,遺憾的是他的國語不容易聽得不料何教授很錯愕地說:「我從來都在講廣東話,何曾講國語?」失敬點來形容,就是雞以為牠很努力地在說鴨話,而鴨以為牠在說雞話

2012年2月20日星期一

蘇賡哲:也談王立軍事件

 王立軍進入美國領事館要求政治庇護令人聯想起89年方勵之到美國大使館得到庇護事件二者都是手的的洋山芋,但方勵之事件是沒有疑問的政治事件,當時的國際社會壓力迫使中共不能不放人。

2012年2月19日星期日

蘇賡哲:思想改造的惡果

要說明一些香港人在六四後,將對中共的反感,轉移為對平民的反感,我舉出的典型例子是911後二者的不同反應。正如胡錦濤或溫家寶,絕對不會在視頻上罵港人是狗、欠揍,平民才會,911後中共也是跟隨國際主流支持反恐,當然他們希望反的是新疆之恐。胡、溫不會在公開場合對慘劇拍手稱快,中國的平民才會。才會「野蠻無恥地冷血地幸災樂禍地跨越了人類最低的道義底線,墜入萬劫不復的不義深淵,成為魔鬼家族中一員。讓人對這個民族的未來感到恐佈和絕望。」然則這些無良平民的表現,是否與中共無關,當然不。

2012年2月15日星期三

蘇賡哲:漢奸雜談

漢奸周佛海說過:「淪陷區的中國人總是希望別人去當漢奸。」他的意思是,在漢奸偽政權管治下的生活,比直接由日本人統治好。但當漢奸要背上惡名,所以最好由別人去當。這使我想起,劉曉波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時,有人要求我別發表支持他的言論,因為劉曉波主張和平演變,反對暴力革命。司徒華去世後,又有文友把我和華叔捆綁為中共的伯夷叔齊,因為我們都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而他是主張暴力革命的。

2012年2月13日星期一

蘇賡哲:易中天談陳寅恪

  溫家寶說他最推重陳寅恪提倡的「自由之思想、獨立之精神」。作為共產政權總理,這個說法不免令人覺得頗為「影帝」。有人認為溫是政權中的開明派,只是沒有機會讓他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人們不是溫家寶肚子中的蛔蟲,他是不是隱藏著的開明派不得而知,可知的是《中國影帝溫家寶》的作者余杰已經被打得逃亡到美國去了。

2012年2月11日星期六

蘇賡哲:蹲在王丹旁邊的人 (附 余杰:與孔慶東絕交書)

 朋友傳來一幀常見照片,那是王丹面對雲集的中外記者,在天安門廣場宣讀一份聲明,王丹旁邊還有其他學生領袖。照片特地用紅筆圈出蹲在他腳下的,一位年輕人,正是日前大罵香港人是狗、香港人賤、香港人欠揍的北京大學教授孔慶東。

2012年2月9日星期四

蘇賡哲:黃苗子的沉默

黃苗子走了。一個很不錯的藝術家,晚年被章詒和指控「把聶紺弩寫進牢獄」,聲光一落千丈,未免令人惋惜。我的朋友許先生,是香港書畫業老行尊,和黃苗子有長期主客關係。承他相告,當黃苗子睡在醫院病榻上,是他把章的文章帶去的,從那時開始,黃苗子對章的指控,一直毫無反應。本來,單有原告,沒有被告答辯是很難成案的,黃毫無反應,可以作多種解讀。真相如何?只能由旁觀者自己判斷。

2012年2月8日星期三

蘇賡哲:劉亞洲與趙無眠

在北京王府井書店看到《趙無眠辣說歷史》,心中不禁暗叫一聲:「終於來了」。
    長居美國的趙無眠是「正牌異議作家」,異議是他提出過很多逆反主流的歷史和政治見解。其中最重要的著作是美國出版的《百年功罪》。早前,香港有一位資深評論家以他戰時在淪陷區的生活體驗,替汪政權說了些好話,我介紹他讀讀趙無眠這本書,因為書中對漢奸的定義,提出不少嶄新說法,只是有一段時期,此書在坊間似乎絕了跡。

2012年2月6日星期一

蘇賡哲:談「道德沙塵暴」

  日前在這裡分析一些香港人將對中共的反感逐漸轉移為對內地百姓的反感,其中原因之一是一二十年來,傳播到香港的內地百姓負面新聞實在太多了,多到層出不窮,令人膛目結舌地步。當然,中國老百姓不是沒做過好事,但自由世界媒體基本取向是「做好事不是新聞」,這倒也無意中符合中國人「壞事傳千里的古話。

2012年2月5日星期日

蘇賡哲:腐敗不一定潰亡

論者說:專制必定導致腐敗,這是個普規律在這一點上,沒有中國和外國人的區別,也不是有無信仰的問題,這是人性決定的而在毛澤東時代,專制更甚於今日而官員遠沒有今日的腐敗,可見專制不一定致腐敗專制而腐敗,還必須有其他條件

2012年2月4日星期六

蘇賡哲:人情、文化的對比

廣州《新周刊》總主筆蕭鋒有一篇遊台感想,他寫道:「台灣最值得推薦的是什麼?導遊說是人情和文化。真準此兩物大陸最缺。文化與人情沒寫在樓面上,卻寫在人臉上。」既然寫在人臉上,就是行色匆匆的外來遊客也輕易感受得到。他說:「人臉是城市最細緻的風景線,台灣人的臉從容淡定,優雅內斂。」這真可以說是一語中的。

2012年2月2日星期四

蘇賡哲:不幸的分化與對立

[2012-01-31]星島
香港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最近發生兩位產婦的丈夫吵架,進而扭打,以致混亂中一個女醫生被人掌摑事件。傳媒在報道中,強調肇事的嬰孩父親是「大陸惡爸」,他不滿意醫院的服務而吵鬧;阻止他吵鬧而捲入事件的另一嬰孩父親則是「港爸」。事件中「大陸惡爸」指醫院歧視他是「雙非B」之父。傳媒更指他妻子強行衝急症室之閘產子。

蘇賡哲:從雜音說起

  加拿大外交部長發表聲明讚賞台灣大選順利舉行。香港人唯一會注意的「雜音  是觀選的民主黨人馮煒光投訴被黃毓民打。毓民力辯自己沒出過手。我覺得這件事的是非焦點,應該在於馮煒光以毓民兒子在大陸被捕而做文章,推斷毓民被要脅因此分裂了泛民。

2012年2月1日星期三

蘇賡哲:反感轉移的現象

最近香港和大陸之間頻現民間衝突。我的觀察結果是:不少對中共暴政存在反感的香港人,正逐漸將反感轉移
到大陸的老百姓身上。由於這種轉移使本來的政治色彩消失了,因此能夠吸引以前採取政治中立態度、不過問政治、甚至支持中共的港人一起參與,聲勢和力量相對比單純反共大得多。這應該說是一種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