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2日星期二

蘇賡哲:「珠海」與「新亞」兩校憶昔

我的母校珠海書院在九七年後逐步向香港特區政府靠攏,除陸續獲得承認各學系學位外,又由曾蔭權班子批出土地及鉅款作新建校舍用途,相信不久將繼樹仁大學之後成為香港另一家私立大學。
    當年何以同是與台灣關係密切的新亞書院願意被合併入香港中文大學,而珠海書院徘徊在中大門外,有關各方都有自己一套冠冕堂皇的說法。這種說法不妨視為廢話。我的看法是其中原因雖不止於一端,最主要的應該是新亞書院屬學者辦學,珠海書院則是事業家辦學。前者對書院的私人擁有欲比後者淡薄故。
    即使如此,新亞書院在走進中大的路程上也有過痛苦掙扎。當年港英殖民政府關注的政治利益是不觸怒毗鄰的中共,因而希望香港中文大學在政治上中立,不受國共政治影響。居美學者周愛靈說:新亞書院和長期資助它的美國雅禮協會以至港英當局,表面上不得不打扮成政治中立,其實它們的「根本意識形態,是反對共產中國的。就新亞書院而言,創辦人因大陸易手而自我流放到香港,故此他們對任何承認中國共產主義政府的立場,都會全力抵抗」。
    港英政府是承認中共的,因此雖然也是假中立,卻不得不和抗拒承認中共的新亞書院發生政治衝突。最火爆的一次在1959年,教育司高詩雅和副教育司毛勤要求新亞書院取消懸掛中華民國國旗。高詩雅脅迫說:「如果新亞不遵從,後果是可能影響政府對新亞的資助,甚至影響新亞書院加入成為新大學的計劃。」港督柏立基則表示:「我們不能接受在經濟上支持一所看來是積極同情台灣國民黨的書院。」新亞書院的領袖反應很強烈,他們認為停止懸旗等於廢除學院的核心本質,部分領袖如唐君毅甚至聲言,如果香港政府堅持,就應該退出接受政府的支持,和不再參與成為大學的計劃。 
聽來令人失笑的「大道理」
    上文我說過,冠冕堂皇的說法往往可視為廢話,新亞書院在和港府交涉中,也有一番聽來令人失笑的「大道理」。他們極力說,懸掛中華民國國旗和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沒有任何關係。國旗只代表了學術思想的自由和整合性。錢穆解釋:懸掛中華民國國旗,是為了表達作為中國人的民族感情,這種感情和政治無關,也不代表任何聯繫或效忠於政黨及意識形態。
    但事實真是這樣的嗎?錢穆在創校之初,就讓書院接受蔣介石每月五百美元的私人資助。他和蔣關係密切,曾推崇蔣「誠吾國歷史人物中最具貞德之一人。稟貞德而蹈貞運,斯以見天心之所屬,而吾國家民族此一時代貞下起元之大任,所以必由公勝之也」。後來錢穆甚至自稱他百萬字以上的著述,目的在「報我總統生前特達逾份之獎誘於千萬份之一」。有這種密切的關係而想人相信新亞書院掛國旗和台灣無關,實在很困難,或只有雅禮協會天真的美國人才相信。
    相對來說,珠海書院的創辦人來自「南天王」陳濟棠系統,他們和蔣介石的關係只能說是「若即若離」。他們不是學者,沒有錢穆那種受蔣介石特達逾份知遇的感激,他們和台灣當局只是互相利用的合作關係。因此,他們不接受港英當局資助並合併入香港中文大學,並不是和台灣關係太密切,而是視書院為私有物不願被政府「充公」而已。
    時移勢易,珠海書院終於可以成為私立大學,而錢穆理想中的新亞書院是否仍「存在」於中大?比對起來真令人興嘆。
2011-1-11溫哥華星島

1 則留言:

匿名 說...

thanks for share........